第1565章 通通杀尽,不留活路-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1565章 通通杀尽,不留活路

    苏璟看到镜香崖道场中升起的巨大光环,脸色勃然一变。只有达到他这样境界的人物,才会知道,想要将死亡光环修炼成功,是多么艰难。

    可是一旦施展出死亡光环,圣王之下的修士,哪里挡得住?

    “不行,就算被真理神殿处罚,也要将他们救出来。”

    进入镜香崖道场的那几人,乃是广寒界未来的希望,绝对不能让他们死在这里。

    苏璟正要向镜香崖道场之中冲去,突然,那个巨大的光环轰然崩碎,并且还传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剑魂……你居然修炼出了剑魂……”

    道场中。

    异王双手抱头,全身都在抽搐,十分痛苦,根本无法继续控制体内的圣力。因此,死亡光环还没有完全施展出来,便是崩碎。

    就在刚才,凌飞羽动用出剑魂的力量,直接攻击异王的圣魂,将他的圣魂重创。

    任何生灵,圣魂受到创伤,都不是一件小事,轻则萎靡不振,重则精神错乱,意识分裂。

    异王的嘴里在惨叫,身体中,则是长出一只只尖锐的金色长足,部分皮肤变成硬壳,片刻后,竟是变成一只半人半虫的奇怪生物。

    很显然,圣魂遭受重创后,异王连自己的肉身形态都无法继续控制。

    一位雲界的虫族修士,冲到异王的身旁,道:“异王大人,你怎么了?”

    “撤……赶紧撤离……出去……”

    异王知道大势已去,随即控制一对金翅,向镜香崖道场的外面奔逃。

    只要逃出道场,按照真理神殿的规矩,张若尘和凌飞羽就不能再杀他。

    张若尘和凌飞羽都知道异王是一尊大敌,怎么都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于是,两人都施展出最快的速度追杀上去。

    道场外的那些修士,露出异样的神色,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死亡光环的力量,才刚刚显现出来,怎么突然就碎裂?

    “快看,有人要从镜香崖道场逃出来,那是谁?”一位修炼出天眼的精神力圣者大呼一声,手指指向那条通往道场的石梯。

    天地间,无数双圣目,全部都凝视过去。

    只见,一只半人半虫的奇异生灵,冲出桂花树散发出来的神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面。

    “那是金翅王虫一族的异王。”

    “的确是异王,他具有强大的王族血脉,曾经多次来到真理天域修炼,乃是雲界最顶尖的英杰之一,他很有可能成为金翅王虫族的下一位大圣。”

    “异王在半步圣王境界的时候,战力不在白蚺之下。”

    “异王在六十年前,就修炼到圣王境界,以他那强大的体质和天赋,现在的修为也不知深厚到了何等层次?”

    道场外,有几个大世界的修士,颇为了解雲界,将异王的一些事迹讲述出来。

    可是,随着镜香崖道场外围的神光越来越淡,他们终于看清,异王的身上在流淌鲜血,而且……还在拼命的逃,仿佛身后追着绝世大敌。

    “我没有看错吧?异王竟然受伤了!”

    “广寒界的那六个修士,能够杀得异王都只能逃命?怎么可能,异王的实力那么强……”

    ……他们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结果,与他们先前的预测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张若尘?”很多人的心中,生出这样的一个念头。

    苏璟停下了脚步,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有露出畅快的笑容,就连异王都被打成重伤,只能逃遁。如此看来,道场中的战斗,广寒界肯定是占据绝对的上风。

    眼看异王就要冲出镜香崖道场,在他前方,却响起一声爆喝。

    “哪里逃?”

    张若尘动用空间挪移的手段,从虚空中跳出来,出现在异王的前方,抡起紫色神山,砸在他的身上,打得他头破血流,庞大的身躯向后倒飞出去。

    正好,从后方追上来的凌飞羽,使用出剑道玄罡,化为一道剑虹,穿透异王的身体。

    “轰隆。”

    异王的身躯重重的倒在地上,伤得无法再站起身来,嘴里发出一声大吼:“张若尘,本王乃是金翅大圣的嫡孙,你若是杀我,我爷爷肯定会为我报仇,将你碎尸万段。”

    为了防止异王自爆圣源,与他们玉石俱焚,张若尘出手很果断,打出一道空间裂缝,斩在异王的身上,将其击毙。

    聚集在镜香崖道场外面的修士,全部都目睹了这一幕,他们如同石化了一般,目瞪口呆。

    张若尘斩杀了一位四步圣王级别的强者,而且,那位强者,还是一位强大大圣的嫡孙。

    还活着的十数位雲界修士,刚刚冲出来,就看到张若尘劈杀异王,全部都吓得脸色苍白,顿时停下脚步,不敢再跨出一步。

    张若尘喝了龙灵疯牛酒,心中的杀意滂湃,目光向他们扫视过去,大吼一声:“胆敢闯入镜香崖道场,统统都得死,谁都别想逃。”

    “妈的,张若尘已经杀红了眼,根本不可能放过我们,大家跟他拼了!”

    一位虫族的光头大汉,咆哮了一声,施展出禁术,体内的圣血熊熊燃烧起来,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节节攀升。

    雲界修士纷纷施展出消耗寿元的禁术,强行提升战力。

    “张若尘,你是将我们逼上绝路,后果自负。”

    “一路活路都不给我留,只能同归于尽。”

    其中一些雲界修士,抱着必死之心,准备寻找机会自爆圣源,与张若尘同归于尽,为雲界除掉一位大敌。

    看着十数位雲界修士,疯狂攻了过来。

    张若尘站在阶梯下方,没有退避,而是取出一枚天罡紫火符,激发出符箓上面的铭纹,打了出去。

    随后,他将紫色神山当做盾牌,挡在身前。

    “轰隆。”

    狂暴的能量,席卷大半个镜香崖道场,紫色火焰在地上弥漫,将很多地方的泥土烧成了金色的液滴。

    当张若尘将紫色神山移开之后,雲界的修士全部都化为碎骨残骸掉在地上,如同火堆一样,在噼里啪啦的燃烧。

    “可惜了,又消耗一张。”张若尘道。

    镜香崖道场的外面,聚集了大批修士,本来是一直都在议论纷纷,可是此刻,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风声,在人群中流动穿梭。

    或许是他们屏住呼吸的时间太久,半晌后,响起一道道倒抽凉气的声音。

    “太血腥,太狠,太绝。”

    一位眉心长着邪纹的少年,破口大骂:“先前谁说张若尘排在《圣者功德榜》第一是名不副实?你差一点害死本少,幸好异王和雲界的修士试探出了张若尘的真实实力,否则本少傻不拉几的去挑战他,以他那凶狠的手段,还不被打死?”

    先前,打算挑战张若尘的修士,何止那个少年?

    但是看到张若尘如此勇猛,如此狠辣,如此血腥,谁还敢去挑战?很显然,张若尘就是一个杀人魔王。

    另一位修士说道:“我看过张若尘在祖灵界征战的战场镜像,他以一人之力,杀得罗刹大军都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走。你们居然还敢去招惹他,嫌命长吗?”

    距离镜香崖道场,大概一百二十里的原野上,站着一男一女。他们身上穿着淡蓝色的圣袍,圣袍的领口,绣着“真理”二字。

    在圣袍的袖子上面,则是绣着一只白色仙鹤。

    身穿仙鹤蓝天袍,代表他们乃是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拥有大背景,可以巡视真理天域,权利巨大,绝不是那些三等弟子、二等弟子、一等弟子可以比拟。

    那个男子看起来二十来岁,很是年轻,笑道:“张若尘一来真理天域就制造这么大的杀戮,很显然是想立威,让所有人都怕他。”

    “意料之中的事。”

    那个女子的脸上,戴着白色面纱,身上有一股缥缈出尘的气质,宛如云中月,镜中花,神秘莫测。

    顿了顿,她又道:“或许,这只是腥风血雨的开端。”

    那个男子点了点头,道:“广寒界被欺负了十万年,积压的怨气如同海中的水,难以道尽,总要宣泄出来。张若尘这个时空传人的出现,必定就是真理天域动荡的开端。”

    “神师是什么意思?”

    那个女子的声音轻柔,像清泉石上流。

    那个男子道:“神师说,这是十万年前那场争斗的延续,真理神殿不便插手进去。只要局势还在控制范围之内,只要他们不逾越真理神殿制定的规矩,我们就只需做旁观者。”

    “那一方的代表人物可是商子烆,张若尘斗得过他?”那个女子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

    那个男子沉默了片刻,又是笑了笑,道:“前几天,商子烆不就已经输了一场?张若尘毕竟是须弥圣僧的传人,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两种恒古之道的掌控者,未必不能在重重黑幕之中,杀出一片光明。”

    “再说,张若尘在天庭界也未必全是敌人,我仔细研读过十万年前的卷宗,分析了一番。道家一脉的传人,说不定会去与他接触。佛家一脉,曾经也承受了须弥圣僧不小的恩惠。反倒是时间神殿和空间神殿的态度,却不好猜测。”

    那个女子说道:“大道相争,必定尸山血海。仇恨之火既然燃烧了起来,也就只有死人的鲜血,才能将其浇灭。”

    风吹过。

    一男一女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淡,消失在原野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