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帝皇圣玉-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1690章 帝皇圣玉

    张若尘出手更快,真妙小道人赶到的时候,龟甲碎片已经在他手中。

    “将它给贫道。”

    真妙小道人化为一道紫光,飞向张若尘的手掌,伸出一只小爪子,想要将其夺走。

    “哗——”

    张若尘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出现到道观的大门口。

    随即,张若尘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另外一块龟甲碎片,将两块进行对比,发现其中一些缺口竟然能够贴合。

    只不过,从圣树中取出的龟甲碎片,更大一些。

    “同一种材质,同样刻有人形图案和古老文字,曾经应该是一整块,都镶嵌在紫金八卦镜上面。”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

    “给我。”

    真妙小道人再次扑上来,速度快到极点。

    可惜,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轻松避开。

    一连抢了十多次,连张若尘的衣角都没沾上,真妙小道人顿时咬牙切齿,道:“张若尘,你若是不将两块龟甲碎片交给贫道,我们朋友都做不成。贫道的修为有多么恐怖,你应该是清楚的。”

    说出这话的时候,真妙小道人的手掌,捏成一个鸽蛋大小的拳头,像是在秀肌肉一般。

    张若尘取出《时空秘典》捧在手中,道:“我们非战不可吗?”

    看到《时空秘典》,真妙小道人顿时没了脾气,哈哈一笑:“贫道只是想要借来观阅,没有别的意思。你也知道,贫道修炼的功法和圣术,都是从那块龟甲碎片上面参悟出来。若是能够参悟另一块龟甲碎片,说不一定能够突破现阶段的**颈。以我们的关系,这……这是事吗?”

    “我们不就是合作的关系?”

    顿了顿,张若尘才又道:“你的那块龟甲碎片,等到离开封禅台,我会还给你。但是,刚才这块龟甲碎片,可是我找到的东西。要不要借给你观阅,得看我的心情。”

    真妙小道人正气凛然的道:“张若尘,你听贫道给你说,将龟甲碎片拿来,贫道帮你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贫道是修道之人,会骗你吗?贫道的修为是你的几十倍,骗你一个小辈有意义吗?拿来吧,真的只是帮你检查一下,检查完了就还给你。”

    张若尘翻了一个白眼,道:“我觉得,既然在圣树中能够找到一块龟甲残片,在这里,说不一定还能找到别的残片。”

    真妙小道人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了一下,随即冲进道观中。

    张若尘也释放出精神力,进行探查。但是此地却相当诡异,哪怕只是一堵墙,一扇窗,一道门,都能将他的精神力挡住,根本无法穿透。

    地底更是无法探查。

    真妙小道人就像是一道道紫光,在道观中穿梭,很快就将此地里里外外都翻了一个遍,却一无所获。

    张若尘同样也是没有任何发现。

    “算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万一阴阳界的焱王和怜后在这里,麻烦就大了!”张若尘一直在观察四周,担心焱王和怜后突然现身。

    真妙小道人有些急眼,道:“你先走吧!既然这里出现了一块龟甲残片,也就肯定还有别的残片。贫道就算翻遍整个道园,也要将它们找出来。”

    真妙小道人冲到道观外面,继续寻觅起来。

    张若尘道:“你这一株十万年古圣药,一旦落入他们的手中,不被直接吞服,就是被炼成圣丹。你确定不立即离开?”

    “你说的那什么王,什么后,很强吗?贫道修为盖世,岂会惧他们?走,走,你若是害怕就赶紧走,贫道要继续寻找。”真妙小道人道。

    张若尘觉得真妙小道人实在是太在意龟甲碎片了一些,心中一动,问道:“龟甲碎片应该另有作用吧?”

    “你怎么知道?”

    真妙小道人猛然抬起头,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连忙捂住嘴巴。

    张若尘笑了笑,道:“告诉我到底还有什么作用,或许我可以留下来与你一起寻找。”

    “你当贫道傻吗?秘密,当然是只有自己知道的时候,才最有价值。”

    真妙小道人不再与张若尘多说,冲进道观附近的一座废墟里面,继续寻觅。

    但是,它才刚刚冲进去,里面就响起一道爆声。

    地面轻轻颤动。

    真妙小道人全身冒黑烟,从里面逃了出来,惊骇的道:“一座废墟里面,竟然还残留有远古阵法铭纹,太凶险了,幸好贫道足够机警,只是被一道力量击中,没有完全陷入进去……哎呦,好痛啊……”

    “既然此地曾经是道家圣地,自然是不能乱闯。”张若尘说了这么一句。

    真妙小道人问道:“你怎么还没有走?”

    张若尘的手指托着下巴,刚才一直在观察,生长在五行土上的那些灵草和圣药,道:“奇怪,真是奇怪。”

    真妙小道人被张若尘弄得有些紧张,问道:“怎么了?”

    张若尘道:“这里是凶杀险地,很少有人能够找来。而且,园中遍布五行土,按理说应该会有很多年份久远的圣药才对,就算出现十万年古圣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你看生长在五行土上的,全部都是灵草和年份很低的圣药,根本见不到两万年年份以上的圣药。还不奇怪吗?”

    真妙小道人有些不以为然,道:“你不是说,那个什么焱王和怜后有可能在附近。说不一定,就是他们先一步将圣药采走。”

    张若尘摇头,道:“五行土中,融入有恐怖绝伦的道法。焱王和怜后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是,还没有抵挡那些道法的能力,所以,不可能是他们将圣药采走。”

    “那你觉得,那些年份久远的圣药去了哪里?”

    突然,真妙小道人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又道:“真妙!真妙!你说,道园的地底,会不会真的埋有一些老家伙的尸骨,就是他们从地底爬起来,将圣药都给吃了?”

    张若尘道:“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就算他们从地底爬出来,第一个吃的,也是你这株十万年古圣药。”

    真妙小道人还真被吓住,双腿轻轻一颤,低声道:“张若尘,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轰隆。”

    远处传出一道轰鸣,随即一阴一阳两股强劲的力量冲天而起。

    真妙小道人被吓得尖叫一声,腿软得坐在了地上,道:“张若尘,带贫道赶紧逃,贫道不想被死人吃。”

    “你在嚎什么?”

    张若尘瞪了他一眼。

    真妙小道人立即闭上嘴巴,向四方盯了盯,没有看见地底爬出什么死物,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即,它轻咦一声:“一暖一寒两股不同的风劲吹过来,到底什么情况?”

    “是焱王和怜后。”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肃然的道:“听到宇文靖的求救声,他们为什么没有赶来营救呢?”

    真妙小道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冷冷的道:“说不一定,他们就是在收取圣药。”

    “哗啦。”

    轰鸣声传出的位置,冲出一片耀眼的白色圣光,刺得张若尘和真妙小道人都连忙闭上双目。

    整个道园,犹如被包裹进一个白色光球里面。

    片刻后,白光才有渐渐减弱。

    真妙小道人张大了嘴巴,道:“那是什么宝物散发出来的光芒?张若尘,你刚才看见了吗?”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走,过去看看。”

    “你不是说焱王和怜后是两尊大高手,我们赶过去,是他们的对手吗?”真妙小道人道。

    “就算敌不过,要退走,应该还是做得到。”

    张若尘的心中十分好奇,让焱王和怜后不顾宇文靖的死活,也要夺取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激发出十二颗佛帝佛珠掩盖身上的气息,张若尘和真妙小道人很快就来到一座占地数十亩的废墟外面。

    废墟中,不断传出“轰隆”的声音。

    同时,还有刺目的白光,时断时续的浮现出来。

    进入废墟,藏在一堵残墙的后方,张若尘终于看到焱王和怜后的身影。

    他们二人,各自控制四块房屋那么巨大的神骨,凝结成一座阴阳生死阵,将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困在了阵法里面。

    那只兔子,足有七多米长,长得圆圆胖胖,身躯比大象还要巨大,浑身散发出玉白色的光华。

    真妙小道人激动得颤抖,两只爪子不停抓动,使劲憋住没有发出声音。

    半晌后,它才向张若尘传音:道:“帝皇圣玉……那是帝皇圣玉……”

    “那只兔子,是传说中的帝皇圣玉?”张若尘有些惊诧。

    真妙小道人肯定的点头:“绝对错不了!它的本体,就是一块帝皇圣玉。贫道明白了,道园中的圣药,肯定都是被它吃掉,所以它的境界才能达到如此吓人的地步。”

    圣玉分不同的品级:圣玉、圣玉髓、圣玉精髓。

    圣玉精髓,也被称为“玉灵”,诞生出了一丝灵智。

    圣玉精髓只要不断吸收天地圣气和日月精华,修为就会越来越强。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就被称为“圣玉尊者”。

    圣玉尊者的修为,堪比圣王。

    在圣玉尊者之上,就是帝皇圣玉。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帝皇圣玉的修为,堪比大圣。如果那只兔子是帝皇圣玉,它只需释放出一道圣威,就能震慑住焱王和怜后。怎么会被他们困住?”

    真妙小道人道:“这里是封神台,圣玉精髓就算能达到帝皇圣玉的品级,但是,却根本没有修炼功法和圣术。它空有一身境界,根本没有什么战力,也根本不知道怎么释放出圣威,就像是一只没有牙齿和爪子,也没有凶性的老虎,只能任人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