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连心熔骨锁-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连心熔骨锁

    这座远古大山,一半山体神圣巍峨,宫殿林立;另一半山体阴寒黑暗,电闪雷鸣。

    张若尘和魔小菇站在光明和黑暗交界的地方,不远处的黑暗中,不断有雷电在穿梭,发出刺痛耳膜的撕裂声。

    “哗啦。”

    魔小菇的小手轻轻一挥,一张符飞出去,形成一层光罩包裹住她和张若尘。

    “说吧,你是如何发现本公主的真实身份?”

    魔小菇的身上,一股强大的威势散发出来,极为凌厉,与先前那个嬉皮笑脸的少女判若两人。

    魔小菇的真实修为,竟然也达到四步圣王。

    张若尘没有释放圣威与她对抗,道:“你是使用精神力攻击,杀死顾冯的吧?”

    “原来,你是在顾冯的尸体上,发现了端倪。”

    魔小菇的眼珠子轻轻转动了一下,又道:“我们以前应该见过吧?在什么地方?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若尘很不客气的道:“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解答你心中的疑问,而是为了拿回《时空秘典》和那幅图卷。你若是还想活着离开封神台,就将它们交给我。”

    魔小菇冷笑一声:“将它们交给了你,本公主拿什么自保?”

    “只要你将东西给我,我自然不会将你的身份说出去。”张若尘道。

    魔小菇翻了个白眼,道:“本公主凭什么信你?这样吧!等到离开封神台,本公主就将你要的东西尽数还给你。以本公主的身份,言出必行。”

    “我不信。”

    张若尘摇了摇头:“公主殿下的变化之术高明,等你离开了封神台,我实在是没有把握留住你。到时候,你带着图卷和《时空秘典》逃走,我上哪里去找人?”

    “唰。”

    魔小菇身体周围的空间剧烈扭曲,她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张若尘一直都警惕着她,于是,也施展出空间扭曲的手段,同时脚步向右横移。

    魔小菇的身形,出现到了张若尘的身后,一道指剑穿透张若尘留在地上的残影的脑颅,发现攻击失败,她立即又攻出第二招。

    天初仙子与古文明派系的修士会合在了一起,远远的望着,正在交手的张若尘和魔小菇。

    “好快的速度,一下子就出现数十道攻击身形,即便是以我的修为,也未必能够躲闪开。”一位五步圣王境界的神子,颇为震惊的道。

    “他们是在使用空间力量斗法,没看见他们周围的那片空间变得相当混乱?”

    千星天女十分多疑,她看出天初仙子的神情与往常不一样,于是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两个人怎么斗了起来?特别是那个魔小菇,竟然强到如此地步,连本天女的本源神目都被她瞒过。”

    天初仙子沉默不语,一双仙眸,只是静静的盯着正在交手的张若尘和魔小菇,也不知心中在思考什么。

    巫神天子走了过来,问道:“洛姬,你倒是开口说句话,你不开口,我们现在连该出手帮谁都不知道。”

    天初仙子轻轻一叹,随即,讲述起来。

    当然,关于和合丹的事,她直接省略,一个字也没有提。

    听她讲完后,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全部都变得脸色凝重,一个能够控制大圣凶物的妖女,这绝对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存在。

    大圣之下,谁人不惧?

    大尊道:“动手吧,将林岳救下来,我们必须立即赶去山顶夺取神泉。否则,等我们赶去,神泉都已经被其它几个派系的修士瓜分干净。”

    看到古文明派系的顶尖强者准备出手,天初仙子却是暗暗着急起来。

    千星天女盯着她,问道:“姐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没有。”天初仙子道。

    千星天女道:“可是为什么,我们准备对付魔小菇,你的眼中却露出浓浓的担忧?你在担忧什么?难道是觉得我们这么多强者加起来,也收拾不来她的那一只大圣凶物?”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快看,那两人又停了下来。”

    果然,张若尘和魔小菇没有继续交手,而是在对话,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魔小菇将《时空秘典》丢给了张若尘,道:“什么破书嘛,根本打不开,还给你。”

    张若尘连忙将《时空秘典》妥善的放置起来,随后才是问道:“你刚才所说的连心熔骨锁是什么东西?”

    罗刹公主将一套赤红色的锁链取出来,道:“所谓连心熔骨锁,便是使用锁链,将我们两人的手指连接在一起,又与我们的心念相连。”

    “只有我们两人都想打开锁链的时候,锁链才会真正打开。如果单独一方,想要挣脱锁链逃走,或者是想要加害另一方,锁链中蕴含的力量就能焚熔他全身骨骼,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有连心熔骨锁锁着我们二人,这下你放心了吧?”

    张若尘接过锁链检查了一番,锁链的炼制手法果然是相当复杂和诡异,在锁链的内部,蕴含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一旦释放出来,再强大的修士都会被烧死。

    随即,张若尘向天初仙子传音,向她询问“连心熔骨锁”。

    天初仙子传音告诉了张若尘关于连心熔骨锁的一些特性,与魔小菇所说的大同小异。

    “好,我答应你。”

    张若尘将连心熔骨锁的一头戴在了左手五指上面,随即一根根细如牛毛钢针,从锁链中延伸出来,刺入进他手掌、手臂、肩部、背部的骨骼。

    魔小菇显然是知道,戴连心熔骨锁,是一件疼痛刺骨的事,但是却没有办法,谁叫张若尘死活不肯后退一步,逼得她只能使用这一招。

    先将这个家伙绑在身边再说。

    魔小菇将连心熔骨锁戴在右手,经过刺骨之痛后,俏脸上,反而露出一道笑容,道:“在同境界,无论是武道还是空间之道,都能与本公主分庭抗礼的人物,老实说,真的是相当罕见。所谓的林岳,不会只是一个假名吧?你莫非也使用了变化之术?”

    “不用试探我,没用的。”张若尘道。

    魔小菇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个所谓的林岳,很有可能就是张若尘那个王八蛋,否则她堂堂一个空间掌控者,怎么可能连一个空间修士都拿不下?

    而且,她和张若尘曾经精神力双修,相互十分了解对方的精神力属性。

    如果张若尘就是林岳,他能够从顾冯的尸体上,发现属于她的精神力波动,也就显得合情合理。

    在功德战场上,张若尘变化成灵全少君的模样,在关键时刻出手偷袭罗刹公主,抢走了日晷,使得她的所有谋划都功亏一篑,还受了重伤。

    罗刹公主一直记着这笔账。

    此次,她来到天庭界,最主要的目的是修炼空间之道和真理之道,但是又何尝不想找张若尘算账?

    “若是让本公主知道,你就是张若尘,本公主非要用一百种方法来收拾你,让你痛不欲生,让你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魔小菇心中如此想着。

    但是,她又有些不希望林岳就是张若尘。

    因为张若尘那个家伙终究是她的命中之人,也是第一个,让她颇为动心的家伙。

    这个男人,只能属于她。

    当她想到,林岳和天初仙子在圣车中所做的事,心中就一阵懊恼,担心属于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先睡了!

    她罗的男人,别的女人一根手指也不能碰。

    魔小菇收起各种思绪,准备离开封神台后再去确定林岳的身份,道:“我们先联手夺取神泉,如何?”

    “哗啦啦。”

    张若尘抬起手中的锁链,道:“我们现在就绑在一起,当然只能一起行动。”

    紧接着,张若尘的目光,向远处穿着一身雪白圣衣的天初仙子望去,准备向她交待几句。

    魔小菇却是露出怨恼的神色,拉动连心熔骨锁,呵斥道:“看什么看,别人是大名鼎鼎的仙子,身边的追求者何其之多,岂能看得上你?你难道还真想娶她不成?”

    连心熔骨锁的拉扯,形成一股刺骨的痛。

    张若尘只得跟着魔小菇,飞到大圣骷髅的肩膀上面,急速向古山的山顶冲去。

    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却是躁动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去救林岳。

    天初仙子道:“他们戴上了连心熔骨锁,现在是相互牵制,本天女认为,暂时没必要去对付那个妖女,先去山顶夺取神泉吧!”

    古文明派系中绝大多数修士,都不愿意去招惹一尊大圣凶物,因此众人皆是点了点头,便是向山顶冲去。

    古山的山顶,有一处直径接近三十里的凹地,宛如一只朝上的巨盆。

    在凹地中,不断有紫青色的霞雾喷薄出来,向四方飘荡。

    在雾中,则是生长有各种圣药,因为这里离近神泉,圣药的生长速度极快,随处可见八万年、九万年年份的圣药,甚至还能看到十万年古圣药的踪迹。

    张若尘和魔小菇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修士围在凹地的四方,占据了有利位置。

    除了古文明派系和天堂界派系的修士,竟然还有不少别的派系的修士,也在想方设法,想要闯入进那片凹地,采摘圣药,收取神泉。

    其中,张若尘便是看见长着三头六臂的风岩,还有驾着九步龙辇的纪梵心……,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