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儿女情长-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1723章 儿女情长

    张若尘的双眉立了起来,冷声道:“给我一个不杀他的理由。”

    九天玄女道:“其实他与你一样,都是受害者。凌霄天王府的那一战,他的父母和亲人,皆是被圣明大军杀死。可是,那时池万岁与你并没有仇,也没有出手对付圣明中央帝国旧臣的后人。”

    “照你这么说,都是我的错?”张若尘道。

    “你们都没有错,错得是这个时代。你们若是不生在这个时代,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恩怨和仇恨。”九天玄女说道。

    张若尘盯向青霄,道:“大师兄,你也觉得我不该杀他?”

    青霄沉默了很久,道:“我本不该多言,但,却还是得说一句。池万岁已经被仇恨蒙蔽,心境变得扭曲,难道你也要像他那样吗?你本应该知道,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他。女皇为何会告诉他们,你是杀他们父母的仇人,难道这不值得深思吗?”

    很显然,青霄、九天玄女、池万岁都清楚,池昆仑和池孔乐是张若尘和池瑶女皇的子女,只是他们都不敢将事实说出去。

    那是女皇的禁忌。

    张若尘深深的盯了池万岁一眼,想到曾经的很多事。

    张若尘与池万岁相互敌对过,也一起并肩作战过,那个时候,池万岁做事也是光明磊落,绝不会像现在这么阴险,去利用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

    “哧——”

    张若尘抽出血淋淋的沉渊古剑,道:“昆仑界的大劫将至,我便留他一条性命。但是,你的所作所为,越过了我的底线,我便废你一条手臂,算是小惩大诫。”

    “哧哧。”

    张若尘打出一团净灭神火,将池万岁的一条左臂,焚烧成了灰烬。

    池万岁的嘴里发出闷声,躯体不停抽搐,显然是相当痛苦。

    做完这一切,张若尘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极其落寞,心中说不出的苦涩,留下一个萧瑟的背影,准备离开。

    池昆仑和池孔乐的出现,让他心乱如麻,有些开心,又有一些难受,张若尘想独自一人好好的静一静,思考接下来该如何面对他们二人。

    九天玄女道:“等一等。”

    张若尘停下脚步,没有转身。

    九天玄女走了过去,看出张若尘的内心相当痛苦,于是相当犹豫,迟迟无法开口。

    青霄倒是显得无所谓,开门见山的道:“这一次,昆仑界需要你出手相助,攻打须弥圣僧留在真理天域的须弥道场。”

    张若尘收起失落的情绪,道:“我曾答应洛虚,会为昆仑界出手一次,还上次的人情。可是,我很不解,昆仑界的天地祭台就要被攻破,你们为何还没回去布置防御手段?现在,继续待在真理天域修炼,有什么意义?”

    九天玄女道:“十万年前,昆仑界被地狱界的诸神打得千疮百孔,是须弥圣僧以一身神力,封住各个孔洞,才让昆仑界一直保存到现在。”

    “须弥圣僧的神力已经相当稀薄,那些世界孔洞,将会再次打开。那个时候,昆仑界将会化为战火连天的修罗场,所有贫民恐怕都会死去。”

    “但是,最近女皇传来神谕,告诉我们,须弥道场中有须弥圣僧留下的一样东西。若是能够得到那件东西,就能调动须弥圣僧留在各个世界孔洞的空间铭纹和时间印记。”

    “那些空间铭纹和时间印记,一旦被激活,虽然挡不住地狱界的神,但是用来对付地狱界的圣王,却绰绰有余。”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道:“只有大圣以下的生灵,才能进入世界战场征战。若是须弥道场真的留下有某件东西,可以调动须弥圣僧十万年前留下的空间铭纹和时间印记,这一场大战,昆仑界修士才有一定的还手之力,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昆仑界被地狱界和天庭界的各大下属凡界掠夺。”

    “正是如此。”九天玄女道。

    张若尘问道:“你们打算多久攻打须弥道场?”

    九天玄女说道:“如今霸占须弥道场的是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天堂界,同时还有一些空间神殿和时间神殿的弟子,也在里面修炼。即便开启众生平等,我们想要将道场攻打下来,也是极其艰难的事。”

    天堂界高手如云,空间神殿和时间神殿的手段,更是诡异莫测。

    这是一场硬仗!

    九天玄女继续说道:“正是如此,我们必须要准备得相当充分,才能动手。若是你能出手相助,最多再有三天时间,我们就能发动攻击。”

    “三天后,通知我。”

    张若尘之所以答应此事,不仅仅只是因为对洛虚的承诺,同时他自己也对须弥道场相当感兴趣,十分好奇,须弥圣道到底在道场中留下了什么?

    青霄和九天玄女对视了一眼,皆是露出喜色,只要张若尘肯出手,攻打须弥道场才是真正有了一线希望。

    张若尘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却又停下脚步,问了一句:“若是地狱界和天庭界的各大凡界都派兵进入昆仑界交战,昆仑界多半是要毁灭。你们想过没有,那个时候,昆仑界的生灵又该何去何从?”

    只是听到这一句,青霄和九天玄女便是明白,张若尘的心中依旧还有昆仑界。

    九天玄女道:“女皇选出九大界子,并且赐给了他们九枚界子印。每一枚界子印都是一座雏形世界,随着几位界子的修为越来越高深,界子印中的雏形世界已经越来越完整,只要继续演变下去,就能化为真正的世界。”

    “若是真的到了昆仑界毁灭的那一天,几位界子会出手,尽可能将昆仑界的生灵收入界子印中的世界,为他们提供另一片生存的空间。当然,这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结局。”

    张若尘没有再询问什么,点了点头,向远处行去,消失在地平线上。

    回到月神道场,小黑和真妙小道人立即围住张若尘。

    “怎么样?怎么样?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和女儿?”小黑问道。

    张若尘没有心情与他们探讨这个问题,一言不发,向道场深处行去。

    小黑见张若尘的脸色十分难看,相当识趣,没有继续追问,笑嘻嘻的说道:“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广寒界的那些道场,已经全部都打了下来。并且,本皇还在那些道场布置了阵法,一般的圣王,不可能闯得进去。”

    张若尘问道:“帝皇圣玉呢?”

    小黑相当丧气,长叹一声:“半年前,月神来了真理天域一趟,已经将它带走了!”

    “月神来过真理天域?”张若尘有些惊讶。

    小黑点头道:“月神的神力恢复了很多,亲自前去与真理神殿的神谈判,也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现在广寒界每个月都有三人,可以前来真理天域修炼。月神前来月神道场的时候,发现了帝皇圣玉,于是从本皇的手中将其抢走。”

    张若尘十分清楚,月神的性格相当强势,既然神力增长,自然是要为广寒界争取更多的利益。

    小黑见张若尘沉默不语,立即又笑了起来,颇为得意的道:“当然,经过本皇大半年时间的调/教,帝皇圣玉已经拜本皇为师,修炼的也是本皇传给它的功法。就算它现在跟随月神一起修炼,本皇依旧是可以指令它做一些事。”

    “嗯。”

    张若尘径直走入进一座炼器楼阁,随后打开防御阵法,将小黑和真妙小道人挡在了楼阁的外面。

    真妙小道人道:“张若尘的情绪相当低落,看来那两个小孩,真的与他有关系。我们要不要传讯给木姑娘,让她来月神道场开解张若尘?”

    小黑白了真妙小道人一眼,道:“你的脑袋进水了吧?这种事,怎么能让木丫头知道?再说,木丫头是与月神一起离开,月神肯定是有相当重要的事让她去做,或者是要传给她更好的修炼法门。就算我们传讯给木丫头,她恐怕也无法立即赶过来。”

    真妙小道人道:“那怎么办?万一张若尘一蹶不振……”

    “说什么呢?”

    小黑哼了一声:“以本皇对张若尘的了解,他肯定挺得过来,也肯定能够想到最好的处理方式。我们就不要再提此事,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炼器楼阁中,张若尘盘坐在地,没有修炼,眼神呆滞,有些浑浑噩噩。

    一天一夜过去,张若尘的眼中才是恢复了一些神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我若是告诉他们,我就是他们的父亲,他们肯定不会相信。就算他们相信了,恐怕只会更加痛苦。”

    “我和池瑶的恩怨,不应该将他们牵扯进来,他们应该过得快乐一些,而不是为了仇恨活着。”

    “池瑶,你为什么对自己的子女,也这么狠,为什么要让他们活在仇恨之中?既然你给不了他们爱和快乐,又为什么要将他们生下来?你果真是一个冷血无情到了极点的女人!”

    池瑶给不了他们爱和快乐,张若尘自己又何尝给得了?

    张若尘抬起头来,努力睁了睁眼,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下来。

    渐渐的,张若尘眼中的湿润消失,眼神越来越坚定,道:“罢了!儿女情长,便会英雄气短,当下要不断提升自己实力才行。要不然……以后他们遇到了危险,我怎么保护得了他们?”

    随即,张若尘的精神沉浸到气海,来到通天河的河畔。

    乾坤界的下方,青烬的圣魂,已经被镇压成一团青色的魂雾。

    张若尘听无影仙子和商子烆提到过“青烬”两个字,多半就是这道圣魂活着时候的名字,应该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也不知易皇骨杖吸收了他的圣魂魂雾,能够强大到何等程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