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各施手段-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各施手段

    立身在白骨大山前,张若尘和豹烈均是显得很渺小,可他们身上迸发出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小,将白骨山上释放出的威势,尽皆抵挡住。

    九目天王和第三位神子站在白骨山顶,以冷漠的眼神,俯视张若尘和豹烈,仿佛在看着两只蝼蚁。

    可以清晰感受到,白骨山在复苏,无数铭纹浮现,穿梭于山间的血色气流越来越强。

    以白骨山为中心,天地灵气剧烈旋转起来,眨眼便形成一座风暴漩涡。

    风暴漩涡缓慢向前推进,所过之处,万物尽毁,哪怕是万纹圣器,也无法承受。

    “张若尘,你已经彻底将本王激怒,本王现在便彻底摧毁镇狱古族。”九目天王俯视张若尘,无比冷漠说道。

    他并非是在危言耸听,随着白骨山复苏,要摧毁镇狱古族,并非是什么难事。

    要不了多久,这片原野便会不复存在,方圆数万里,都将沉陷下去。

    “三师兄,助我。”

    张若尘表情凝重,毫不迟疑将青天浮屠塔祭出。

    豹烈连忙出手,将圣气源源不断注入塔中。

    多一个人催动,青天浮屠塔爆发出的至尊之力自然会更强。

    “轰。”

    青天浮屠塔化作一座青山,青色光晕迸发,径直撞向白骨山。

    至尊之力疯狂释放,使得风暴漩涡运转速度变缓,阻挡住白骨山推进的步伐。

    但很可惜,青天浮屠塔并未破开风暴漩涡,待得至尊之力耗尽,便是被一下子震飞。

    “就凭你们俩催动一件至尊圣器,便想阻挡本王的白骨山,真是痴心妄想。”九目天王冷笑道。

    既然他已经动用这一底牌,那便谁也别想挡住他。

    尤其是如今他修为已经突破,底气更是十足。

    “我来帮你一把,尽快摧毁镇狱古族。”第三位神子开口,身上浓浓杀机涌动。

    之前与豹烈一战,他竟是没能占到什么便宜,这让他心里很不爽,恨不得立刻将豹烈碾杀。

    两位临道境层次的不死血族神子联手催动白骨山,风暴漩涡顿时变得更加巨大,释放出恐怖的吸力,席卷四周一切。

    有镇狱古族修士靠得较近,瞬间被吸入风暴漩涡。

    “啊。”

    其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化作一团血雾,被白骨山所吸收。

    白骨山充满邪性,能够吞噬生灵血气,与不死血族的特性可谓一致。

    “快退。”

    张若尘眼中浮现焦急之色,催促镇狱古族修士退走。

    与此同时,他再度将青天浮屠塔打出,希望能拖延住白骨山片刻。

    “吼。”

    豹烈怒吼,隔空打出一道拳印。

    拳印带着震天动地的风雷声,化为一只狂奔的神豹,撞击在白骨山上。

    神豹凝实无比,宛如拥有血肉之躯,死死抵挡住风暴漩涡,减缓其推进速度。

    下一刻,豹烈体内涌现磅礴圣气,化作一片星云,将风暴漩涡笼罩。

    顿时,风暴漩涡运转速度慢了下来,渐渐趋于停止。

    “破。”

    豹烈暴喝,双手探出,幻化出两只长达数百米的豹爪,对着风暴漩涡抓去。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撕裂风暴漩涡,如此才能攻击到白骨山。

    “天真。”

    九目天王嗤笑道。

    “轰。”

    风暴漩涡再度快速运转起来,撕裂星云,同时也将两只豹爪绞碎。

    豹烈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伤势明显加重。

    短暂拖延,镇狱古族修士以及是退得极远,暂时脱离风暴漩涡席卷范围。

    “难道镇狱古族这次真是在劫难逃吗?”

    看到白骨山显出的威势,很多镇狱古族修士心中都滋生出绝望的情绪来。

    连至尊圣器都对抗不了,他们还能怎么办?

    “轰。”

    突然间,白骨山迸发出成千上万道血色气流,宛如一条条毒蛇。

    血色气流速度极快,延绵数千里,瞬间缠绕住一个个镇狱古族修士。

    而但凡被血色气流缠绕住,不消片刻,就会被吸干,身躯化为齑粉,随风飘散。

    在吸干一人后,血色气流就会再去攻击下一人。

    白骨山释放出的这些血色气流极其可怕,连一般圣王强者都无法抵挡。

    极短时间内,镇狱古族这边已经是有数万人被杀死,形神俱灭,留下一地灰烬。

    “谁能阻挡本王?”

    九目天王放肆大笑起来,十分享受这种收割生命的快感。

    只要吞噬足够多血气,白骨山会变得更强,今后哪怕遇到大圣,他也能有一拼之力。

    “我能。”

    张若尘大喝一声,毫不畏惧的挡在前方。

    在他身周,有着许多空间裂缝出现,将一条条血色气流截断。

    豹烈亦是出手,以豹爪撕裂大量血色气流。

    “螳臂当车,张若尘,既然你想死,本王就先杀你。”九目天王眼中迸发出浓烈杀机,将更多圣气注入白骨山。

    位于白骨山内部的神骨发光,无数秘纹浮现,毁灭气机缓缓释放而出。

    “三师兄,帮我抵挡片刻。”

    张若尘无比严肃的对豹烈说道。

    豹烈郑重点头,道:“放心,哪怕豁出性命,我也必定护你周全。”

    说话间,他站到了张若尘前面,释放出道域,将张若尘笼罩。

    以他的修为实力,道域自是坚固无比,绝非轻易能够打破。

    有豹烈抵挡在前,张若尘没有后顾之忧,将青天浮屠塔托在手上,三寸高的剑魂进入塔内。

    青天浮屠塔内,乃是一座氤氲世界,无数星辰悬浮,按照奇异规律排列。

    在群星后方,有着一头青色狴犴兽盘踞,处于沉睡状态。

    其乃是青天浮屠塔的一道器灵意识,已经存在十万年之久,虽非器灵,但也同样十分强大。

    当初,张若尘借助借助接天神木的力量,将青色狴犴兽降服,得以掌控青天浮屠塔。

    可惜的是,青色狴犴兽却并不待见他,毕竟他是池家仇敌,故而青色狴犴兽自我陷入沉睡,等待器灵本体回归。

    正因如此,张若尘虽掌控了青天浮屠塔,却并不能将其真正威力发挥出来。

    现在他遇到大麻烦,情况危急,想要渡过难关,必须得让青色狴犴兽相助。

    只是唤醒青色狴犴兽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加上说服青色狴犴兽也需要时间,所以他才会让豹烈帮他抵挡片刻。

    很可惜的是,开元鹿鼎被月神借走,要不然根本就无需如此麻烦,且开元鹿鼎的威能要远远超出青天浮屠塔。

    “轰。”

    白骨山中迸发出一道璀璨神光,径直轰击向豹烈。

    如果是平时,豹烈还能躲避,但现在他要守护张若尘,便只能硬扛。

    神光一道接着一道,疯狂轰击,每一击都能击杀绝顶圣王。

    豹烈施展拼命抵挡,施展出各种手段,将一道道神光湮灭。

    为了守护张若尘,他已经是在拼命了。

    但神光太过密集,他就算再强,也有抵挡不住的时候。

    “噗。”

    豹烈身体被神光洞穿,出现一个血窟窿,前后通透,鲜血汩汩而涌。

    但不管怎样,他将这一击抵挡住了,没有让其伤到张若尘。

    “来吧。”

    眼见又一道神光轰击而来,豹烈的眼神变得疯狂起来。

    只见他的体外升腾起熊熊火焰,星光闪烁,无数圣道规则浮现,化作一面盾牌。

    “轰。”

    神光轰击在盾牌上,虽让盾牌震动不已,却并未能够将盾牌击碎。

    “嗯?”

    九目天王露出异色,没想到豹烈的防御手段如此强大。

    当即,其动用白骨山另一种手段,一把骨刀奇快无比斩出。

    这把骨刀乃是以大圣骨打磨而成,坚韧而锋利,无坚不摧。

    “咔。”

    豹烈凝聚的盾牌被刺穿,发出破裂之声。

    “吼。”

    豹烈发出怒吼,精气神完全燃烧起来。

    这一刻,他感觉到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挣断,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勃发。

    只见他的眉心突然裂开,显现出第三只眼睛,激射出一道璀璨星光,轰击在大圣骨刀之上。

    “砰。”

    大圣骨刀被击飞,表面铭纹黯淡下去。

    “哈哈哈,我终于开启星神之眼。”豹烈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在他不顾一切燃烧生命潜能的情况下,竟是意外将星魂之眼开启,实在是让他无比惊喜。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若尘全力将青天浮屠塔打出。

    “还不死心。”

    九目天王冷笑,根本没将青天浮屠塔放在眼中。

    他所没有注意到的是,青天浮屠塔这个时候已经变得不一样,更多铭纹浮现,迸发出璀璨无比的青色光晕。

    “轰。”

    青天浮屠塔撞击在风暴漩涡之上,竟生生使得风暴漩涡停下。

    狂暴的至尊之力爆发出来,似诸多星辰炸裂,瞬间将风暴漩涡彻底瓦解。

    继而,青天浮屠塔撞上白骨山。

    塔虽不大,却携带着超乎想象的力量,撞得白骨山震动不已。

    更为可怕的是,许多圣骨出现裂痕,然后纷纷断裂,圣骨上镌刻的铭纹被磨灭。

    “怎么可能?”

    九目天王眼睛瞪得极大,难以置信。

    白骨山乃是用圣骨堆砌而成,地师出手镌刻铭纹,应当是坚固不朽,至尊圣器也难以破坏。

    可现在,白骨山却出现损伤,连核心神骨都受到冲击,处于分崩离析的边缘。

    九目天王死死盯着青天浮屠塔,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