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地剑魂-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地剑魂

    从魔音口中了解了一些东域的情况后,张若尘将魔音接入进了乾坤界。

    剑冢一战加上仙机山一战,他收集到数十万具地狱界修士的尸骸,其中大部分都为圣者乃至圣王的尸体,如果魔音能够全部吞噬吸收,其修为实力,必定会暴涨。

    食圣花与一般修士不同,只要有足够养分,修为实力便能不断提升,几乎不存在什么**颈。

    张若尘很期待魔音将那些地狱界修士的尸体炼化后,实力能够达到何种地步。

    魔音乃是他的本源植物,属于他本身实力的一部分,所以,他自然是希望魔音越强越好。

    如今魔音离开玄古矿脉,玄古矿脉那边,由邪成子接手,继续开采各种矿石,兴许还能再开采出几块神石来。

    安排好所有事情,张若尘再度跟着凌飞羽,进入那座隐秘洞府内。

    “启动生死铜炉,需要付出不小代价,所以你只有十天时间,好好把握。”

    进入生死铜炉前,凌飞羽认真叮嘱道。

    张若尘轻轻点头,飞身掠入生死铜炉内,倒是丝毫不担心凌飞羽会对他不利。

    生死铜炉很高大,内部空间丝毫不显狭窄,就算有几十人同时进入其中修炼,都完全没有问题。

    只是那样一来,修炼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张若尘降落到生死铜炉底部,盘坐下来。

    此刻,他终于是看到了作为拜月魔教镇教之宝的月魂珠,一颗拳头大的奇异神珠,散发出柔和的光华,宛如一颗小月亮。

    “月神留下的宝物,果然非比寻常,难怪苍龙想要夺取。”张若尘忍不住赞叹道。

    拜月魔教拥有月魂珠这件事情,哪怕是在昆仑界,都鲜有人知道,也不知苍龙是从何处获悉。

    生死铜炉外,凌飞羽打出一道奇异手印,生死铜炉顿时运转起来。

    道道至尊铭纹浮现出来,衍生出青色光华,将生死铜炉完全包裹住,十天时间不到,谁也无法将生死铜炉强行开启。

    注视生死铜炉片刻,凌飞羽转身退出隐秘洞府。

    虽然苍龙已经被张若尘打退,但并不意味着拜月魔教已经高枕无忧,反而现在是关键时期,需要她亲自去坐镇,防备再出现什么问题。

    从始至终,她都没想过要将所有希望,都压在神魔鼠父亲身上。

    不可否认,神魔鼠的父亲很强,但只要是她能够解决的事情,又何必去惊动神魔鼠的父亲?早早将拜月魔教的底牌给暴露出去。

    生死铜炉内,道道火光出现,向着张若尘缠绕而去。

    “让我来试试生死铜炉释放出的火焰,究竟有何特别之处。”

    张若尘低语,开始运转《九天明帝经》,主动将火光纳入体内。

    按照凌飞羽所说,进入生死铜炉修炼,一般是先吸纳火光,将肉身与圣魂熬炼一番后,再吸纳月魂珠散发出的清凉之气,让肉身与圣魂得到滋养,一刚一柔,效果方才能够最好。

    若是一直吸纳火光,不但修炼效果会大打折扣,关键身体会吃不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焚烧成灰。

    火光入体,刚开始很温和,感觉全身都变得暖洋洋的。

    可随着时间推移,张若尘感受到了一种灼热感,身体像是变成了一座大火炉,全身皮肤都变成了赤红色。

    不过,他并未急着从月魂珠中吸纳清凉气息,反而是将更多火光纳入体内。

    张若尘体内有着臣焰级别的净灭神火,还融合了焱神腿,对于火焰的免疫力,可谓是极强。

    既是修炼,自然要达到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方能达到最佳效果。

    待得全身都燃烧起熊熊火焰,身躯几乎要开始融化,张若尘这才停止吸纳火光,之后保持这种状态数个时辰,直到感觉完全达到极限,他才将火光从体内散逸出去。

    紧接着,张若尘继续运转《九天明帝经》,转而去吸取月魂珠的力量。

    刚柔并济,方才能够铸就最强体魄。

    “呼。”

    张若尘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生死铜炉配合月魂珠,果然不简单,我的肉身已经达到大圣之下这一境界,竟然还能够强化提升,圣魂和精神力,也都在慢慢变强,看来我真得好好珍惜这次修炼机会。”张若尘暗道。

    当即,他将六大圣魂尽皆显现出来,准备最大限度利用生死铜炉和月魂珠修炼。

    时空秘典和凌飞羽所给的那块兽皮,都被取出,这是张若尘准备着重参悟的两样东西。

    时空秘典在仙机山虚空间中,吸收了须弥圣僧留下的一股神力,蕴含大量时间法则和空间法则,若能参悟透彻,必能让他在时间之道与空间之道上,有极大提升。

    而凌飞羽所给的兽皮上,记载着剑十的前四层心得体悟,对他亦是意义重大。

    这块兽皮,他肯定是无法带走的,所以他必须抓紧参悟,等出关时,就归还给凌飞羽。

    沉浸在修炼状态之中,时间流逝飞快,丝毫都无所察觉。

    某一刻,生死铜炉停止运转,不再有火光释放出来,一切归于平静。

    张若尘睁开双眼,将六道圣魂尽皆收入体内。

    百日闭关,他的修为并无太大提升,可在其他方面的收获,却是极大。

    “砰。”

    生死铜炉开启。

    张若尘没有迟疑,当即起身,闪掠而出。

    刚一出来,凌飞羽便映入他的眼帘。

    微微一笑,张若尘手持记载剑十前两层心得体悟的兽皮,走到凌飞羽面前,道:“物归原主。”

    凌飞羽伸手接过兽皮,道:“参悟得如何?”

    “剑十玄妙莫测,如此短时间,自是没法参悟透彻,但也总算有了一点眉目。”张若尘笑道。

    凌飞羽道:“你的剑魂足够强大,参悟剑十,应该是事半功倍。”

    “或许我们可以切磋一下,剑道本就需要通过战斗去进行验证。”张若尘兴致勃勃道。

    如今,他在剑道方面,终于是追赶上凌飞羽,有资格真正与凌飞羽切磋探讨剑道。

    当即,二人离开隐秘洞府。

    圣水峰上,白雪覆盖的湖畔。

    张若尘与凌飞羽并肩而立,在湖面上,此刻正有两道身影在舞剑,所用的招式,都很普通,却又都玄妙无比,一般人根本就无法看懂。

    山、水、人完美结合,浑然一体,好似一幅绝美的山水画,飘逸无比,出尘绝世。

    那两道身影与张若尘和凌飞羽一模一样,将他们各自对于剑一至剑九的理解,都淋漓尽致的施展出来。

    剑道,博大精深,即便修炼相同的典籍,所得的感悟,仍旧会存在一些差异。

    也正是这种差异,才让不同的人,在剑道上取得的成就,有所不同。

    张若尘和凌飞羽,算得上是现阶段昆仑界在剑道上成就最高者,如果有人能亲眼看到他们俩演练剑道,必会获益匪浅。

    良久,湖面上舞剑的两道身影消失无踪,只留下沉渊古剑和葬天剑还悬浮于水面上,吞吐剑芒。

    张若尘和凌飞羽同时伸出一只手来,将沉渊古剑和葬天剑召回。

    “没想到你的剑魂竟已是发生本质蜕变,达到地剑魂层次,这是许多剑修大圣,都不曾达到的境界。”凌飞羽十分惊讶道。

    传闻之中,剑魂分为三个层次:人剑魂、地剑魂和天剑魂。

    一般将剑九修炼到一定层次,都能够凝聚出剑意之魂,这时候凝聚出来的便是人剑魂。

    需要通过各种手段去淬炼剑魂,让剑魂不断变强,量变引发质变,就能修成地剑魂。

    相比之下,修成地剑魂的难度,比之在圣王境修成高阶圣术,以及成为阵法地师,还要困难。

    “应该是我使用了七十**功德洗剑髓的缘故。”张若尘笑道。

    凌飞羽却摇头,道:“不,不仅仅是因为功德洗剑髓,如果依靠功德洗剑髓就能够让人剑魂蜕变为地剑魂,很多人都早已成功,定然还有更为深层次的原因。”

    闻言,张若尘不由思考起来。

    如果说关键因素不是功德洗剑髓,那么最大可能就是与剑冢有关。

    之前他在剑冢内闭关,隐约吸收了一些剑冢内的特殊力量,或许正因如此,让他的剑魂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奇异变化。

    但不管怎样,这对他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剑意之魂蜕变为地剑魂,施展剑术时,威力无疑会倍增。

    再加上他在时间之道上,也有不小提升,若是再与苍龙交手,施展出时间剑法,应该能够对苍龙造成更大威胁。

    正想着,一道传讯光符自天外飞来。

    张若尘伸手将传讯光符接住,一看,却是苍龙传递来的。

    “苍龙还真是积极,半个月之期还未到,竟然就着急的要拿五行神物交换阮灵。”张若尘轻笑道。

    既然苍龙想提前进行交换,他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宝物是越早到手越好。

    “需要我陪你去吗?”凌飞羽问道。

    张若尘道:“不用,你就在无顶山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说罢,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自原地消失无踪。

    无顶山的山脚下,空间泛起道道涟漪,张若尘的身影凭空出现。

    片刻后,一道黑影从地底钻出,出现在张若尘身侧,不是神魔鼠又会是谁。

    “尘爷,有什么事需要我做?”首鼠一脸猥琐的问道。

    张若尘低声道:“我现在要去功德分驿站与苍龙做交易,等交易完成,你就这样……“

    闻言,神魔鼠那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顿时散发出亮光来,一脸兴奋之色,嘿嘿笑道:“明白,这事儿我擅长,尘爷你就放心交给我去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