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血雾空间-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血雾空间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一众黑魔界的强者,这些人倒是都没有死,但却都已经失去战力,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血灵仙吐出的那张雷电大网,太过可怕,若非其留手,只怕现在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够活着。

    微微想了想,张若尘取出一颗空间玲珑球,将这些黑魔界强者,一并收了进去,尽皆镇压起来,避免出现差错。

    继而,张若尘看向被禁锢在血神祭台上的宙宇、墨聖和血屠,这三人前一刻还威风八面,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如今却都已经变成阶下之囚,可谓是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三人中,宙宇的情况稍好,墨聖和血屠均是重伤,尤其是血屠,身体被血灵仙的蛇尾洞穿,伤口处残留着特殊的力量,哪怕是以不死血族的强大恢复力,竟也是难以修复,鲜血不断从血屠的体内流淌而出。

    确定三人无法从血神祭台上挣脱,张若尘不再耽搁,当即释放出精神力,渗透进入血神祭台之中。

    他倒是也想直接真身进入,可明显不太现实,除非强行将血神祭台破坏掉。

    从第一次看到血神祭台开始,张若尘便是看出了血神祭台的不凡,其内必定隐藏着诸多神秘,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仔细探查。

    以他如今的修为实力,倒是已经没人能够阻止他探查血神祭台。

    血神祭台完全是以白骨搭建而成,自血神教建立以来,十几万年时间,不知堆积了多少的白骨,使得血神祭台越发高大,比之乾元山还要宏伟高耸,散发出无比磅礴的气势,令人生畏。

    在血神祭台的地底,有着一个极为庞大的空间,血神的神尸便是存放于其中,乃是血神教的圣地,同时也是禁地,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当然,那里并不是祭台内部。

    血神祭台内蕴古怪的力量,阻力极大,排斥张若尘的精神力渗透。

    好在张若尘的精神力够强,强行破开层层阻碍,循着血灵仙圣念体所留下的气息,不断深入血神祭台。

    某一刻,张若尘的精神力停了下来,前方出现一道血气屏障,将他的精神力阻挡在外。

    到了这里,血灵仙圣念体留下的气息,便是完全消失。

    这道血气屏障坚韧无比,不但难以穿透,精神力靠近后,竟然还会受到侵蚀。

    “一道血气屏障,就想将我挡住,给我破。”

    张若尘心中一动,当即释放出更多精神力,涌入血神祭台之中。

    雄浑的精神力极力凝聚,化为一根针,狠狠的刺在血色屏障之上。

    “噗。”

    耗费极大力气,血气屏障终于是被扎破,张若尘的精神力得以穿透进入。

    “若非我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五十九阶巅峰,且经过生死铜炉的凝炼,要不然,或许还真无法闯进去。”张若尘暗暗有些心惊。

    如此强的防御,精神力圣王应该鲜有人能够突破。

    昆仑界本土修士中,能有这种本事之人,可说是屈指可数。

    穿透血气屏障,张若尘的精神力,进入到一个昏暗的血雾空间之中,仿佛是一个空间气泡,其内极为开阔。

    当即,张若尘将精神力分散开来,仔细探查这个血雾空间。

    “这是……”

    顷刻之间,张若尘便是有了极大的发现。

    在这个血雾空间内,存在着大量血雾凝结出的椭圆形长茧,其内封存着各种各样的圣魂,有强有弱,都保存得十分完整,处于沉睡状态。

    一些血茧内的圣魂,哪怕是在沉睡,也散发出极为可怕的气息,让张若尘心生忌惮。

    单凭这一点,就能够确定,当初血神建造血神祭台,绝对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第一时间,张若尘想到了两仪宗的古神山和明帝下令铸造的那座圣坛,两者均是能够储存圣魂。

    “道魂台、古神山、阴阳海、血神祭台、圣坛……,它们之间是否有着某种联系?”张若尘暗暗思考起来。

    张若尘发现,自身接触到的东西越多,心中的疑惑,也变得越来越多,不禁生出了一些可怕的猜想。

    张若尘并未去惊动那些血茧中沉睡的圣魂,精神力快速延伸,来到这个血雾空间的中心位置。

    在这里有着一个极其巨大的血茧,长达三百丈,其并非竖立着,而是横放在地上,好似一具棺椁。

    张若尘的精神力穿过血茧表面细微的缝隙,进入到这个巨大血茧的内部。

    刚一进入,张若尘的心神便是一震。

    与其他血茧不同,在这个巨大的血茧内,沉睡的并非是圣魂,而是一具血肉之躯。

    “血灵仙的尸体怎么会在血神祭台中?“

    张若尘心中感到十分诧异。

    除了血神的神尸,张若尘还从未听说过血神祭台中,会有其他人的尸体存在。

    尤其血灵仙还是传说中的叛徒,被血神亲手击杀,其尸体更加没有可能完好的保存在血神祭台中。

    先前复苏的那道圣念,就存在于这个血茧之中,正被大量血气包裹住,已然是再度陷入沉睡。

    如此一来,即便张若尘想要询问什么,也是无法办到。

    看得出来,血灵仙的这道圣念,正在重新积攒力量,只是应该需要不短的时间。

    一道圣念能够经历十多万年而不灭,且能自行积攒力量,消耗一空后,还能慢慢去恢复,着实是让人感到很不可思议。

    定了定神,张若尘调动精神力,想要仔细查看一番血灵仙的真身,从而确定一些事情。

    似是受到触动,血灵仙的体内迸发出道道银色的雷电,相互交织,险些将外面的血茧撕碎。

    “嘭。”

    张若尘的精神力首当其冲,直接炸开,消散于无形。

    血神祭台外,张若尘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没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倒要看看,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古怪。”

    略微沉思,张若尘做出了决定。

    借助精神力留下的痕迹,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真身出现在那个血雾空间之中。

    也幸好他如今空间造诣极高,否则,还真无法办到这种事情。

    真身进入,与之前精神力渗入的感觉,可谓是有着极大的区别。

    “这里的每一丝血雾,都非比寻常,若是到了外界,便能化作磅礴的血气。”

    张若尘低语,目光扫过一缕缕血雾。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这些血雾并非死气沉沉,反而是充满了活性,好似刚从生灵体内剥离出来。

    心神转动,张若尘尝试着将一缕血雾吸入体内。

    血雾入体,自动便是化开,形成一股极富活力的强大血气,快速融入张若尘的四肢百骸。

    很不可思议的是,张若尘感到自身的伤势,竟是在加快复原,亏损的血气,重新变得充盈。

    不过,张若尘并未继续吸收血雾,毕竟他也不能确定,吸收这些血雾,是否会有弊害。

    无论如何,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说到底,血神祭台是一位神灵弄出来的,谁又能猜透神灵是什么心思呢?

    目光异样,张若尘看向四周的那些大小不一的血茧。

    这些血茧中的圣魂,不知属于什么年代,但却都保存得极为完好,让人不禁怀疑,他们会否在某一天复生。

    张若尘的脑中不禁浮现出了神子争夺战的场景,一道道灵虚体与骨骸相结合,再吸收大量的血气,便变得和常人无异,这算不算是一种另类的重生之法?

    微微摇头,张若尘不再多想什么,径直向着包裹血灵仙真身的那个巨大血茧走去。

    “嗯?这是……”

    张若尘神色微变,目光紧紧的盯着地面上。

    之前他以精神力渗透进来,竟是未曾发现,有着大量的血丝,从包裹住血灵仙真身的血茧中延伸而出,在地面上交织成一张大网。

    顺着这些血丝延伸的方向,张若尘发现,每一条血丝,竟然都对应着一个血茧。

    “难道所有的血茧,都是由中心这个血茧衍生出来的?”张若尘心中生出一种猜测。

    其实在看到血茧的瞬间,张若尘便是联想到了不死血蚕不朽圣躯。

    尤其是感受到这些血茧的气息,与燕离人那具茧身的气息十分相似,张若尘便更加确定,两者之间,定然是有着极大的关系。

    仔细感知,就会发现,这些血茧中都蕴含着丝丝蜕变重生的奇异力量,或许正因如此,其中的圣魂,才能得以保存完好。

    “砰。”

    很是突兀的,张若尘听到了一道低沉的心跳声。

    “唰。”

    张若尘当即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中心最大的血茧。

    透过血茧表面细微的缝隙,张若尘看到,血灵仙的胸膛竟是出现了起伏,大量血雾涌入其口鼻之中。

    “心跳,呼吸,血灵仙果然未死。”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色。

    眨眼的工夫,这个空间内的所有血雾,竟是都被吸入了血灵仙的体内。

    一时间,这个空间变得空空荡荡,一个个血茧,也都陷入绝对的沉寂状态。

    “血灵仙的真身被血神安置在血神祭台之中,且并未真正死去,如此看来,当年所发生的事情,必然有隐情。”张若尘暗暗想道。

    以血神的手段,如果真的亲手杀死了血灵仙,张若尘可不认为血灵仙有活下来的可能,只怕是会连圣念都一并磨灭。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血灵仙一吸一呼之间,所需的时间颇长,以张若尘估算,大约需要一天左右。

    这意味着,血灵仙应该还会继续沉睡,但也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复苏。

    张若尘倒是很想唤醒血灵仙,从其口中了解许多的辛秘,可惜他明显无法办到。

    血灵仙体外环绕着可怕的雷电,更有淡淡的神威散发出来,使得空间泛起道道涟漪,任何人贸然靠近,恐怕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而且从血灵仙圣念体的表现来看,其似乎也并不太愿意与张若尘多说什么,甚至还很鄙视张若尘这位现任教主。

    很明显,血灵仙是觉得张若尘实力太弱,还没资格知道太多的事情。

    “记住,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得告诉他人,出去吧。”

    就在这时,一道极为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闻言,张若尘心中不由一动,快速闪过许多的念头。

    再度看了一眼沉睡的血灵仙,张若尘没有再做耽搁,身形一动,施展出空间挪移,自原地消失无踪。

    下一刻,张若尘重新出现在血神祭台外。

    “嗯?我留下的空间印记,竟然消失了!”

    张若尘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不由得,他心中恍然,那个特别的空间,应该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必须要得到血灵仙的允许才行。

    显然,血灵仙是看出他有许多疑问,才让他跟着进入到那个空间之中。

    但血灵仙并不主动为他解答什么,所有的答案,都需要靠他自己去获取。

    “张若尘,你刚才去哪儿了?血灵仙是什么情况?”

    小黑出现在张若尘身边,好奇问道。

    张若尘回过神来,沉吟道“我刚进入血神祭台查看了一下,至于血灵仙的事情,就不用去过问了,还是想想怎么处理这些人吧。”

    既然血灵仙交代,不要透露血神祭台内的隐秘,张若尘自然不会随便对人提及,故而立刻转移了话题。

    “这还用想?一群白眼狼,留着有什么用,全部杀掉。”小黑怒气冲冲道。

    只要涉及到黑魔界的人和事,小黑便无法保持冷静,恨不得将黑魔界整个灭掉。

    豹烈赞同道“小黑说得没错,杀鸡儆猴,杀了他们,看以后谁还敢来找麻烦。”

    一想到之前险些被墨聖和宙宇杀死,豹烈便气不打一处来,哪能放过他们。

    张若尘看向墨聖和宙宇,道“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臣服于我,就能活命。”

    “张若尘,要杀便杀,何必如此多废话?”墨聖冷喝道。

    “想要本座臣服?你是在痴心妄想,若非血灵仙的圣念体出手,你现在已经死在本座手中。”宙宇森冷道。

    “看来是不服,要不我们也来战一场?”张若尘道。

    宙宇心中一动,生出一丝喜色,道“只要本座战胜了你,你就放了本座?”

    “当然不会,只是单纯想要与你较量一番。先前,我并非巅峰状态,没能细细体会光明掌控者的力量。”张若尘道。

    宙宇气得差点吐血,道“你想将我当成磨刀石,磨砺你自己?”

    张若尘的确是想多与宙宇、墨聖这种级别的强者交锋,积累与高手对决的经验,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别把自己看得那么厉害,想要成为磨刀石,你未必有资格。”张若尘对自己的实力,也有很大的自信,真要将底牌都施展出来,胜负之数还不一定。

    “修为差了两个境界呢!”

    宙宇大笑,觉得张若尘不自量力,区区道域而已,真是狂到没边了!

    “轰隆。”

    一股浩荡的大圣之威,从天外传来,仿佛要将天宇压塌。

    “来得还真快。”

    张若尘抬头仰望天穹,眼中寒光闪烁。

    血神教周围那些观战的修士,此刻脸色均是一变,不由纷纷抬起头来。

    “是巡天使者。”

    “宙宇和墨聖都有成神之资,天堂界、黑魔界,甚至天宫,都肯定会插手进来。不可能放任血灵仙和张若尘,弄死他们二人。等着瞧吧,涉及到成神之资的天骄,很多巨擘都坐不住的。”

    “据说,上一次商子烆被镇杀,引发了神战,就连镇守天河的那位都出手了,就是不知是不是真的。”

    “中古凶人血灵仙都活了过来,巡天使者不驾临,才是怪事。”

    “张若尘和血神教该有麻烦了!”

    盘踞在血神教附近的修士,很想知道血灵仙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复活,但是,又不敢直接前往血神教,只得等待巡天使者去查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