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收服燎丧君-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收服燎丧君

    昬王和吴昊一死,这一场暗杀,算是彻底以失败告终。

    木灵希、温书晟、苏青灵吞服下疗伤丹药,全部都盘坐在地上,运转功法,疗养身上的伤势。

    紫色阵图消失,天空中,一层层黑云逐渐消散,显露出蓝天和白云,还有周围的群山景象。只有一粒刺目的光点,还悬浮在上空,位于两片白云之间。

    那是昬王口中所说的“功德神印”,蕴含有相当玄妙的力量,可以粉碎修士体内的圣相符。

    张若尘对功德神印充满好奇,于是,调动圣道力量,伸出一只右手,隔空抓了过去。

    功德神印光芒四射,剧烈颤动了起来,仿佛是有另一股力量,加持在它的身上,与张若尘较劲,想要将它收走。

    “空间扭曲。”

    张若尘的两只手,同时按了过去。

    随即这片空间剧烈的颤动,下一刻,功德神印便是落入到张若尘的手中。一枚白色的圆形令印,内部装着五彩斑斓的气团,很像是一片绚烂的星云,也不知到底蕴含的是什么力量?

    张若尘的掌心喷薄出净灭神火,一边压制功德神印,一边炼化起来,而他的目光,则是向远处的某个方向望去,道“这枚功德神印我就收下了!”

    距离此地足有数千里的一座雪山顶部,商子烆收回了手臂,五指紧紧的一捏,关节各处“咯咯”的声音,眼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道“走,立即离开黎枯圣域。”

    火魄女天羽道“公子,就这么算了?”

    商子烆尽量克制住心中的负面情绪,淡淡的道“这一次是我计算失误,没有算到黎枯圣域的领主竟是一位精神力大圣,而且,他似乎还与张若尘有一些交情。”

    一个人,能够克制住自己最愤怒的情绪,也就必定心机深沉,冷血无情。

    这样的人,最是可怕。

    “可是,亡虚、天枢、天邈都还在张若尘的手中,不管他们了吗?”火魄女道。

    商子烆道“我已经将消息传去了瑞亚界,以小虚的身份和天资,瑞亚界的那些大人物,肯定会想办法营救他。至于天枢和天邈,只要她们不将我供出来,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力量营救她们。”

    还有一句话商子烆没有说出来,若是天枢和天邈敢将他供出来,他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先将她们杀死。

    这是商子烆第一次载这么大的跟头,可谓是赔了夫人有折兵,损失惨重,却又不得不咽下这枚苦果。

    “张若尘,希望下一次交锋,你还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们真理神殿再见。”商子烆向远处深深的盯了一眼,随后,带着火魄女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没办法,黎枯圣域的领主是一位精神力大圣,即便他们携带有掩盖气息的宝物,也有可能会被找出来。

    只有舍弃亡虚、天枢、天邈等人,立即退出黎枯圣域,才是上上之策。

    走出黎枯圣域,商子烆下了三道命令。

    “第一道命令,火魄女,你立即派人去查黎枯圣域领主和那个紫衣女子的信息,越详细越好。”

    “第二道命令,木魄女,你去一趟魂界,告诉大曦王,昬王已经被人杀死,易皇骨杖落入了张若尘的手中。”

    “第三道命令,土魄女,你去一趟止墟圣市,找天杀组织下一笔大单,将与张若尘有关的那些人的名字,全部都交给他们,能杀多少是多少,每杀一个给双倍的圣石,得让张若尘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行。”

    ……

    …………

    封天琉璃罩悬浮在天穹,隐于无形,却笼罩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形成一片完全隔绝开的小天地。

    张若尘正想让凌飞羽请凌修出手,对付燎丧君,突然,便是看见云层上方,凝聚出一只庞大无边的圣手,一把抓住封天琉璃罩,将其收走。

    “咳咳。”

    咳嗽声响起。

    直到这时,张若尘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凌修已经站在不远处。

    只不过,凌修是精神力修士,身上没有任何圣道气息散发出来,所以,张若尘才没有注意到他。

    凌修的脸色显得格外病态,以一根木簪将满头白发定住,如果不认识他的修士,根本不会想到他竟是一位手段通天的精神力大圣。

    此刻,凌修便是以手掌托着封天琉璃罩,仔细研究。

    另一头,因为封天琉璃罩被收走,那片被笼罩的地域,显露了出来。

    放眼望去,方圆数百里完全化为焦土,所有山峰都被碾平,大地裂开了一些触目惊心的沟壑,还有熊熊的烈焰在地面上燃烧。

    苏璟被打得化为原形,变成一只九灵神鸟,趴伏在地上,只是凭借本命九羽,才能支撑到现在。

    燎丧君调动烈焰,正在炼化本命九羽,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没想到,突然之间,封天琉璃罩竟然被人给收走。

    凌修向他们二人盯了过去,道“闯入黎枯圣域杀人,这是无视我这位领主吗?”

    燎丧君向张若尘和木灵希等人扫视了一眼,又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昬王,眼中露出一道惊惧之色,“该死,黎枯圣域的领主,竟然是一位精神力大圣,商子烆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本君?”

    面对一位大圣,燎丧君不再有先前的威武霸道,没有任何迎战的信心,立即激发出数以万计的圣道规则,包裹全身。

    逃,只能逃。

    “雾遁。”

    燎丧君那庞大的身躯,化为一片魔雾,分解成一百多缕,有的飞上高空,有的钻入进地底。

    雾遁是燎丧君掌握的,最强逃生手段,只要有一半的魔雾逃出去,他就有把握重新凝聚出身体。甚至,只要有一缕魔雾逃出去,他也能花费百年时间,重新修炼到现在的境界。

    就算是遇到大圣,想要拦截住所有魔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凌修看了看手中的封天琉璃罩,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随后,手掌一番,封天琉璃罩飞了出去,笼罩住了整个天地。

    这一次,封天琉璃罩笼罩的区域,变得更加广阔,垂落下来的圣道规则也变得更加密集。在凌修的手中,封天琉璃罩爆发出来的威力,何止强大了十倍。

    所有魔雾,一缕也没能逃掉,不得不重新凝聚出身躯。

    燎丧君恨死了商子烆,若不是商子烆将封天琉璃罩给他,今天,他怎么可能陷入这样的绝境?他觉得,商子烆是故意想要坑死他。

    燎丧君心知逃不掉,于是,果断的跪伏在地上,“求大圣,给一条生路。”

    凌修走入进封天琉璃罩,来到燎丧君的身前,伸出一根手指,隔空一点,随即,燎丧君的身躯变得越来越巨大,很快就化为本体。

    一只身躯长达七十多里的黑色巨兽,像是一只豹子,却满头都长着尖刺,给人一种狰狞,而又煞气的感觉。

    “将你的一缕本命圣魂交给我,做我的坐骑。这一条生路,你要不要?”凌修道。

    那声音很平淡,可是,听在燎丧君的耳中却是振聋发聩。凌修的身体像是高达万丈,头顶天而脚踩地,身上更是散发出一股震慑圣魂的圣道威势,不容许燎丧君抗拒。

    “本君……我愿意。”

    燎丧君献出了一缕本命圣魂,飞到凌修的手中。

    从今之后,它的性命和思想,全部都掌握在凌修的手中。

    对于一位九步圣王而言,这是相当憋屈的一件事,但,这却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毕竟,燎丧君又不是死禅老祖那种逆天的人物,大圣的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镇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张若尘彻底炼化功德神印之后,便是向天枢和天邈走了过去,道“我知道你们都只是奉商子烆的命令,才会来杀我。只要你们能够指认商子烆,让天条惩罚他,我就不追究你们二人的过错。如何?”

    天枢和天邈都十分清楚商子烆背后的势力是何等可怕,如果她们敢供出商子烆,恐怕还没有见到天条,就已经神形俱灭。

    就算见到天条,惩罚了商子烆。今后,商子烆背后的势力,也能让她们生不如死。

    天枢和天邈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绝然之色。

    张若尘心知不妙,连忙打出两根缚圣锁,向她们缠绕过去,想要以缚圣锁的力量,压制她们体内的圣力,以防她们自爆圣源和气海。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两股无比狂暴的圣道力量,从她们的体内宣泄出来。

    远处,凌修的目光,向那个方向斜瞥了一眼,倒也没有出手,只是释放出精神力,顿时将天枢和天邈自爆产生的能量风暴控制在了十丈之内。

    “轰隆隆。”

    方圆十丈的狭小范围,黑色和金色两股圣道力量汹涌滂湃的肆掠,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可想而知,若不是有凌修出手,天枢和天邈自爆之后,产生出来的毁灭力量,恐怕是能够将三步圣王都杀死。

    “大意了,没想到她们竟然如此果断,宁愿自爆也不供出商子烆。”张若尘轻轻摇了摇头。

    “大意的又何止是你?就连我这个精神力大圣,也没有想到她们会自爆,毕竟,她们是金之灵和水之灵,不可能有族人和家人,应该不会受制于外人才对。怎么会选择死呢?除非……”

    张若尘说道“除非,商子烆背后的势力,庞大到令她们感到恐惧。恐惧得只能自爆圣源,根本不敢继续活着。”

    凌修是精神力大圣,如果提前有所防备的话,在天枢和天邈准备自爆之前,就能调动精神力压制住她们的精神意念,阻止她们自爆圣源。

    总之一句话,大意了,张若尘和凌修都低估了商子烆对她们的掌控,也低估了她们心中对商子烆的恐惧。

    张若尘的目光一亮,盯向燎丧君。

    燎丧君看出张若尘的意图,连忙说道“没用的,商子烆虽然请我来杀你们,但是我和他以前没有任何交集,他也没有留下任何见过我的证据。就算去告他,凭商子烆背后的势力,还有功德神殿的影响力,掌管天条的人,只会相信他,绝不会相信我。”

    “看来,商子烆背后的实力,让你都感到恐惧。”张若尘道。

    燎丧君笑了一声“你若是知道你的敌人有多么强大,你也会恐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