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5章 人皇立威-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285章 人皇立威

    一剑击败唐北冥,尹风无我没有感觉到半点轻松,反而是非常疲惫,非常沉重,整个人就像陷入一片空寂之中,不停地下沉。

    他觉得自己老了,真的老了。

    一种英雄迟暮穷途末路之感袭上心头,让他身躯有些微微颤抖,如风中一盏残烛,无比的沧桑悲凉。

    他的眼中,那燃烧了数百万年的火焰,熄灭了。

    他赢了剑,却输了心!

    刚才对剑的一瞬间,他的心猛然颤抖起来,就像一柄锋利的剑,突然锈迹斑斑。

    他能赢,完全是凭借境界优势。

    如果唐北冥再强一点,或者他再弱一点,此时结果必然不同。

    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逼命杀机,他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甚至当初他和阳神剑帝对战的时候,都从未有过性命威胁。

    唐北冥输了,却让尹风无我的剑心有了动摇。

    “哈哈哈,哈哈哈!”就在这个时候,唐北冥突然狂笑起来,他在尹风无我的眼中感受到了恐惧,这让他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尹风无我,我虽输了,但你我都知道,如果我的境界再强一点,你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你引以为傲的七伤剑意,在我的剑意面前,不堪一击!”唐北冥冷声狂笑,眼中尽是轻蔑之意。

    尹风无我一脸低沉,默然不语。

    人群望着眼前一幕,一脸愕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赢的人一脸失望,输的人却这么张狂。

    “大哥,剑道无止,即便屹立于巅峰,也要剑心守正,无需拘泥于一时成败。”这个时候,尹风无我耳边响起一道平淡的声音,随即一股绵柔剑劲出现,帮他稳住身形。

    他转身,看到聂天正一脸坦然看着他。

    尹风无我愕然一愣,突然感受到聂天眼中的光芒,竟是恍然惊醒。

    长久以来,他屹立在巅峰,时常感觉到孤独寂寞,一直想寻找一名对手。

    但是此刻他才突然明白,他并不是期待一名对手,而是内心深处在恐惧,担心有人赶上他超过他。

    所以,当唐北冥的剑意压制他的时候,才会直接冲击他的剑心,让他有了动摇。

    聂天以剑心守正四字劝导,一语惊醒梦中人。

    聂天的实力虽弱,但剑心坚韧,绝无动摇。

    正是这份剑心,让他秉守持正,始终如一。

    尹风无我平静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眼中多了几分淡然。

    隐隐之中,他剑心之中的一些东西,被改变了。

    “尹风无我,动手吧。”唐北冥此时也平静许多,双目泛动冷芒,沉沉说道。

    他剑意强于尹风无我,但这一战,他还是输了。

    长久的坚持,最终迎接他的却是败果,此时他心中之痛,只有自己知道。

    他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求一个痛快。

    “唐北冥,你变成这样,本尊有很大责任。只要你愿意放下手中屠刀,本尊可以不杀你。”尹风无我目光如炬,说道。

    师徒之间,所有一切,都将划下句点。

    唐北冥是罕见的剑才,尹风无我实在下不了杀心。

    “尹风兄,你何时变得这么优柔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雄浑之声响起,随即一道身影落下,压迫得一片天地颤抖起来。

    尹风无我眉头一皱,抬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人皇牧九格。

    “人皇!”同一时刻,唐北冥目光炽热一颤,惊喜不已。

    “嗯?”尹风无我见状,眉头顿时一皱。

    他没有想到,唐北冥竟然认识人皇。

    难道当初唐北冥没死,是被人皇所救?

    “唐北冥,你先退下。”人皇身影落下,淡淡一笑,示意唐北冥退后。

    唐北冥答应一声,毕恭毕敬的退到一旁。

    尹风无我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冷冷看着一切。

    唐北冥此时的表现,完全就是人皇的奴才。

    “这个家伙,难道跟天道阁主一样,也是人皇殿的长老?”聂天远远地望着唐北冥,心中暗暗猜测。

    唐北冥与尹风无我一战,虽然败了,但他也伤到了后者,所以他的实力,比之后者弱不了多少,完全有资格做人皇殿的长老。

    “尹风兄,唐北冥之事,先暂且放下,当下开启黄泉之花才是关键。”接着,人皇朗朗开口,说道:“现在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该立立规矩了。”

    他的话一落下,立即在人群中引起轩然大波。

    “这家伙是什么人,说话好大口气,他想立规矩就立规矩,真当这里是他做主了?”

    “刚才沉剑庄主对他毕恭毕敬的,而且称呼他为人皇,不知道是什么人。”

    “人皇又怎样,这里有这么多剑者,凭什么他做主!”

    众人说着,很是气愤不平。

    在场众人,都是极有地位和实力的人,甚至不少人都是一方门派之主,岂会随意听命于他人。

    人皇一出现就要立规矩,自然引得众人不满。

    “安静!”人皇眉头微皱,淡淡开口,随即一股无形之力蔓延开,竟是让在场所有人都脸色一变,惊呆当场。

    那股无形之力,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剑气,如无形之手,在一瞬之间封锁众人元脉。

    一些实力稍弱的剑者当场吐血,而那些强大的人也被震慑住,脸色煞白如纸。

    聂天身影微微颤抖,差一点站立不住。

    好在尹风无我就在他身边,帮他及时稳住元脉。

    他没有想到,人皇的剑意竟然如此恐怖,比尹风无我还要强上不少。

    “这是人皇的剑咒,实力稍弱于他的人,根本无法承受。”尹风无我轻叹一声,压低声音道:“人皇立威,看来是想完全掌控这里一切。”

    “如果他掌控一切,那我们岂不是输定了?”聂天眉头一皱,惊骇问道。

    “规矩由让定,他也必须遵守,如果他的规矩对你不利,为兄自然不会同意。”尹风无我微微点头,沉声说道。

    “诸位,现在本座可以谈谈规矩了吗?”剑咒震慑众人,人皇再次开口,一股无形威压释放,全场噤若寒蝉,无一人再敢说话。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