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 天堂界的计划-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二千一百七十四章 天堂界的计划

    看着张若尘手中的镜像图卷,大曦王的眼神微微一变,闪露出怨怒之气,恨不得立刻出手,将之夺过来。

    当初在东域圣城,张若尘逼着她,催动薪火塔,杀死了大批天堂界修士,且专门记录了下来,让她不得不乖乖的配合。

    “所谓月神神使,使用出这等手段,实在是让人不齿。”大曦王冷着脸道。

    张若尘神情淡然,道“没有一点手段,怎么与你们斗?难道你想我,热血沸腾的,如同莽夫一般,与整个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开战?你高估我了,也低估我了。”

    “别以为掌握着一张镜像图卷,就能够威胁到我,即便你将其公布于众,也没什么大不了。”大曦王道。

    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受张若尘的胁迫,否则,有一就有二,今后将会没完没了。

    杀死大批天堂界修士,的确算是一大把柄,却也并非没有办法解决。

    张若尘丝毫不以为意,道“我这里还有一些东西,不知仙子是否感兴趣?”

    说话间,张若尘翻手,取出一条晶莹的项链。

    一看到项链,大曦王的眼神,顿时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当即便是出手,想要将之夺取过来。

    可仍凭她施展出何种手段,都根本无法近得了张若尘的身,他们俩仿佛置身于不同的时空。

    “将空间项链还我。”

    这条项链,曾是大曦王的贴身之物,其中收藏着大量的宝物,包括对她极其重要的数件宝物。

    尤其是,魂界世界之灵,所赐予的那块特殊的魂玉,更是关乎着她的修炼进境和未来的成就,那是她的机缘和奇遇。

    掌握着那块魂玉,她的未来,才会谱写出传奇,而不是归于平庸,绝对不容有失。

    还有那根水晶权杖,亦是有着极大的来历,对她意义非凡。

    大曦王是无时无刻,不想夺回这些东西,可是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一次次出手,却都奈何张若尘不得,就连商子烆,也栽在了张若尘的手中。

    “既然仙子想要,拿去便是。”

    张若尘淡淡一笑,一抖手,便将空间项链,抛向了大曦王。

    大曦王有些木然的接过空间项链,心中感到十分诧异。

    当即,大曦王释放出精神力,查看起空间项链中的东西来。

    下一刻,大曦王的眼中,露出异样之色,她的所有宝物,都在空间项链内,张若尘竟然真的全还给了她,这让她摸不清,张若尘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现在还给你,也随时可以夺走,除非你永远躲在魂界,那样只能说一声可惜,天庭将失去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张若尘平淡道。

    听到这话,大曦王的眼神,不由一沉,她真切的感受到了,张若尘言语中透露出的强大自信。

    让她不来天庭界,这可能吗?

    魂界虽然是一座强界,可修炼环境,又岂能与天庭界相比?

    “仙子,难得能够在真理天域相遇,一同小酌几杯,如何?”张若尘忽的,向她发起邀请。

    他的语气,听似很温和,可却透着一种不可抗拒之意。

    大曦王沉默了片刻,最终却是点了点头,并未拒绝。

    不是她不想拒绝,而是根本拒绝不了。

    面对张若尘,她在无形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当即,张若尘带上大曦王,施展空间挪移,向着风岩等人所在的酒楼赶去。

    醉清风,真理天域最为有名的一家酒楼,存在的历史,和真理天域一样悠久。

    不消多时,张若尘和大曦王,走入进醉清风的一间雅间内。

    看到大曦王,风岩等人都不禁露出了异色,感到十分意外。

    他们都知道大曦王的身份,所以很好奇,张若尘为何会将她带来?

    “大哥,你带这个魂界的丑八怪来做什么?”项楚南直接问道。

    他从来都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对与张若尘有仇的人,他更是不会客气。

    听到“丑八怪”三个字,大曦王只觉得许大愚是故意在羞辱她,眼中寒光四射。她可是《九仙美人图》上的美人,美名传遍诸天万界,怎么也无法与丑字联系起来。

    “三弟,不可对潋曦仙子无礼,仙子是我专程邀请而来。”

    紧接着,张若尘拍了拍大曦王的香肩,似乎是将她当成了交情很沉的自己人,道“我三弟心直口快,仙子莫要见怪,请坐。”

    大曦王被张若尘的气势压迫得难以喘息,按捺下心中的恼意,坐了下来,没有去与项楚南计较。

    张若尘亦是坐下,亲手为大曦王倒上了一杯酒,显得很有风度,道“潋曦仙子,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帮我解答。”

    “你想问什么?”大曦王问道。

    张若尘紧紧盯向她的那双美眸,道“我想知道,天堂界究竟有着怎样的计划?仙子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

    通过周禛,他已经了解到天堂界的部分计划,但,却还不够具体,需要进一步了解清楚。

    唯有如此,才能提前想好应对之策。

    “我只能说,你问错人了,我早已离开昆仑界,天堂界纵然有什么计划,我也并不知晓。”大曦王道。

    张若尘道“仙子可是未来的魂界之主,以魂界与天堂界的关系,仙子怎会什么都不知道?这种话,可让人无法信服。”

    “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我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处处与天堂界作对,如今又得到真理神殿的奖励,最好小心一些。”大曦王冷晒道。

    她可不是在关心张若尘,而是想给张若尘施加一些压力。

    这些事情,都是显而易见的,她现在不过是故意将之挑明。

    张若尘略作沉吟,道“真不知道,也没关系,以仙子的身份,应该很容易就能探听到这些消息,希望仙子能够帮我这个忙。“

    “我为什么要帮你?“大曦王道。

    她堂堂魂界神女,地位尊崇,谁敢对她颐指气使?

    更何况,张若尘居然让她去探听天堂界的计划,等于是背叛天堂界,若是让人发现,不但是她本身,就连魂界,都可能会有大麻烦。

    张若尘端起面前的酒杯,小酌了一口,淡笑道“自我进入天庭界以来,杀了那般多的神子,天堂界派系的神,却奈何我不得。似乎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你觉得我会被处死吗?丝雪妹子,殿主应该会包庇我吧?”

    “若尘大哥登上了真理之山,真理神殿自会全力庇护,更何况,你是师兄的结拜大哥,母亲当然会向着你。”青丝雪道。

    项楚南亦是道“师妹说得没错,都是自己人,师母肯定护着。就算现在杀了她,我们也可以说,她是误闯真理天域的某处险境,自己枉送了性命。”

    “真黑暗啊!”张若尘叹道。

    听到他们一唱一和,大曦王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她那里会不明白张若尘的意思,以张若尘如今的特殊身份,就算是杀了她,只要处理得干净,就不会有什么麻烦,天宫那边,恐怕也不会深究。

    真理殿主说不一定,真的会帮忙掩盖天机,让魂界的神,都感知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如张若尘所说,太黑暗了!

    以前只有四大主宰世界才敢这么干。

    实力和背景,真的可以遮天。

    “仙子恐怕还不知道,就在之前,黑心魔主差点死了,赔偿了月神一株渡劫神莲,卞庄战神才饶了他一命。”张若尘再度说道。

    听到“卞庄战神”四个字,大曦王的心,再次一沉,这位绝世巨擘,他们魂界无人能够招惹得起。

    原本张若尘只有月神这一位靠山,如今却多出了更为可怕的卞庄战神和真理殿主,还有多少人,敢明目张胆的对他不利?

    大曦王目光紧紧的盯着张若尘,心中思绪万千,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做何选择。

    张若尘没有回避,反而是笑着端起酒杯,道“仙子,我敬你一杯,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大曦王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形势比人强,她根本没有抗拒的资本。

    原来弱者的滋味,是这样的。

    “那我就静候仙子的佳音。”

    说罢,张若尘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大曦王一言不发,默默喝下了杯中酒,心中却是感到十分的压抑。以她的身份地位,从未想过会有被人如此威逼的一天。

    大曦王没有在此久留,很快便起身离开,与张若尘等人,她实在是无话可说。

    而大曦王一走,张若尘亦是悄声无息的,跟着离开了醉清风。

    此事极为重要,他自然是不能够大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大曦王脱离他的视线范围。

    至于风岩和项楚南,则是让他们自行赶往中央皇城,到时再会合也一样。

    让张若尘颇为满意的是,大曦王出了醉清风,便离开真理天域,径直赶去了功德总驿站。

    “看来她是猜到,我就在附近,随时拿捏着她的性命。”张若尘暗道。

    大曦王的效率很高,到了昆仑界的中央皇城,很快找到了一名天堂界的强者。

    说起来,张若尘对这名强者,并不陌生,正是当初接应周禛的翃,出自天堂界的超级大族,巨眼劫人一族。

    二人约在一座处于繁华地带的庄园中见面。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手段,在庄园外转了一圈,随后,走入进对面的一座茶楼。他靠窗的位置,明明坐在一张桌子前,却无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而刚一坐下,他的耳边,便是听到了很多的议论声。

    “张若尘当真逆天,竟能以圣王之身,渡过真理之海第十层海域,也不知道他得到的奖励,究竟是什么?”

    “他本就已经是大圣之下无敌的存在,如今又得到真理神殿的奖励,真不知道,会强横到何种地步。“

    “时隔十万年,卞庄战神再出手,以一道分身,碾压黑心魔主和甲天下,天宫九大战神之首的风采依旧。”

    “冲冠一怒为红颜,卞庄战神真乃盖世豪杰,无人能及。”

    ……

    原本张若尘登上真理之山,应该是万众瞩目,可因为卞庄战神的缘故,使得他的受关注度,大幅降低。

    这对张若尘而言,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可以省去许多的麻烦。

    离开昆仑界,差不多一个半月时间,皇城虽暂时无恙,可局势却变得更加紧张。

    地狱界调集的圣境大军,已经超过五千万,汇聚的顶尖强者,亦是越来越多。

    乃至于地狱界派遣出了更多的阵法地师,想以最快速度,瓦解皇城的阵法神纹。

    好在,天庭界一方,同样是抽调了大批圣境修士,随时准备与地狱界,展开大战。

    而昆仑界本土的强者,则更不必说,都纷纷向皇城汇聚而来。

    “消息传播得还真快,看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有心人的关注。”张若尘低语道。

    得到真理之心后,张若尘的听力和目力,远胜从前,即便对面那座庄园中,布置有阵法,也瞒不过他的耳目。

    庄园中,大曦王与翃落座下来,秘密交谈。

    翃缩小了身形,变得与常人无异,对大曦王可谓是十分的殷勤。

    毕竟,能单独与大曦王这样的绝世美人相处,可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

    而这明显也是大曦王找上翃的原因,相比之下,从翃身上,更容易探听到想知道的情报。

    一阵寒暄之后,大曦王问道“在真理天域,我和米迦勒大天使王见过一面,当时,他似乎很着急,匆匆赶来了昆仑界。难道最近有什么重要的计划进行?”

    大曦王一直以为,张若尘是因为发现米迦勒大天使王匆匆赶来昆仑界,所以,才会生疑。因此,很自然的,将此事说了出来。

    听到这一则消息,庄园对面的茶楼中,张若尘的眉头微微一掀,沉思了起来。

    翃略显诧异道,低声道“仙子乃是魂界的领军人物之一,应该是有资格知道此事,怎么会……”

    大曦王打断了他,道“我最近忙于修炼,对昆仑界功德战场关注得少一些。但又怕错过一些重要的事,所以才向你请教。”

    翃倒也没有多想,却犹豫了起来。

    此事关系重大,到底该不该讲?

    能够与潋曦仙子交流的机会可不多,刻意向她隐瞒,会不会惹得她不高兴?

    大曦王道“看来是真有大事,不用担心,我已经布下精神力结界,没人能够听到我们的对话。”

    “正在进行中的重要计划,自然是有的,那就是寻找蟠桃树的确切空间坐标。”翃说道。

    大曦王面露异色,心中大惊,问道“寻找蟠桃树的空间坐标做什么?那蟠桃树乃是世界灵根,好比是一尊神灵,即便寻到,我们也是奈何不得。”

    “此事当然无需我们出手,只要找到蟠桃树的空间坐标,自会有绝顶神灵出动,强行打通一条通道,发动雷霆一击,将蟠桃树毁去。昔日,接天神木便是如此被斩断,让昆仑界诸神,猝不及防。”翃笑道。

    楼阁之下,张若尘将翃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入耳中,心中顿时明悟。

    当初那孤心傲重伤雪无夜,就是为了获取界子血,以便于提取出蟠桃树的气息,以此来锁定蟠桃树的方位,原来竟是有着如此打算。

    没有了世界灵根,昆仑界将再度陷入沉寂,面对地狱界的攻击,哪还能有反抗之力?

    不得不说,天堂界的用心,实在是歹毒至极,这事要从根本上,绝了昆仑界的希望。

    但,想想也很正常,中古浩劫,天堂界做了那般多不光彩的事情,岂能等着昆仑界来秋后算账?

    大曦王知道张若尘就在附近,她也没想过要阻碍张若尘探听。

    微微沉吟,大曦王说道“蟠桃树所在的空间,必然极为隐秘,想要找到,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翃连忙解释道“池瑶女皇为了培养挑选出来的几大界子,曾让他们吃下蟠桃,通过这些界子的圣血,就有办法将蟠桃树找出来。本来,之前孤心傲已经成功取得雪无夜的圣血,却因为一些缘故丢失。”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除了吃过蟠桃的界子,还有知晓蟠桃树确切位置的人,只要将其抓住,自然能够寻到蟠桃树。”

    听到这番话,张若尘的心不由一动,捕捉到了极为关键的信息。

    据他所知,在蟠桃树未曾成长为天地灵根前,乃是文帝一直在默默的守护,为此销声匿迹八百年之久。

    而想要接触到蟠桃树,必然是与文帝极为亲近之人,且在朝廷中,应该有着极高的地位。

    一瞬间,张若尘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文帝的孙女,纳兰丹青。另一个是文帝的弟子,太宰王师奇。

    他们俩与文帝关系最为亲近,且在朝廷身居高位,最得池瑶女皇信任,接触过蟠桃树的概率极大。

    也就是说,天堂界派系接下来,很有可能,将会对他们二人下手。

    或者说……

    已经下手。

    联想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紧急赶来昆仑界,张若尘意识到,事态已经到了无比危机的地步,再也坐不住。

    “丹青身在紫微宫,那里有滴血剑坐镇,且是九天玄女合一,不会有什么问题。王师奇身在连珠府,那里虽然也有阵法守护,可天堂界派系有地师存在,足以破阵。”

    “天堂界的目标,也就只剩下王师奇。”

    张若尘的心念快速转动,随即猛然抬起头,望向九星连珠府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