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3章 死战到底-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2193章 死战到底

    米迦勒大天使王手持一个黑色的小罐,其内装盛有粘稠无比的液体,之前都是缓缓倒出,最合理的运用,不想浪费。

    但此刻,米迦勒大天使王却直接將小罐翻转,倾倒出所有黑色液体。

    “哗啦啦。”

    灌体虽小,却内蕴乾坤,黑色液体一下子将大范围的神纹,全部淹没。

    那黑色液体,乃是以神血加上多种奇异物质,调配而成,专门用于破解神纹,十分珍贵。

    为了能够尽快破开元初神殿,只得下血本。

    “嗤嗤。”

    黑色液体的腐蚀性极强,神纹一触碰,便是快速消融。

    与此同时,诸多天堂界派系的强者,纷纷出手,将各种强大的圣术、战兵、符篆等打出,加速磨灭神纹。

    感受到神纹力量的减弱,七十二宫女圣不免露出焦急之色,再也顾不得许多,尽皆释放出自身的圣血,与神纹结合。

    她们都曾得到池瑶女皇的神血洗礼,虽然数量不多,却也因此沾染上了女皇的神性气息。

    此刻,七十二宫女圣正是要利用池瑶女皇的神性气息,将神纹的力量,激发到极致。然而,即便如此,也只是稍稍延缓神纹被磨灭的时间,而无法真正阻止。

    在这种情况下,神殿内的所有强者,都汇聚到了一起,所有人的眼神,都很坚定,透着决然,视死如归。

    即便明知不敌,他们也绝不会放弃抵抗。

    昆仑界修士,可杀不可辱。

    “孔乐,你害怕吗?”九天玄女轻声问道。

    池孔乐眼神坚定,道:“不怕,能为守护昆仑界出一份力,死而无憾。”

    “你果然和你父亲很像,认定了的事情,百死而不悔。”九天玄女感叹道。

    她已经不在乎生死,但,无论如何,她都要尽所能的去护住池孔乐,为昆仑界留下希望的火种。

    “哗啦。”

    神纹出现崩溃的迹象,终是无法再继续守护元初神殿。

    米迦勒大天使王神情冰冷,下令道:“擒下池孔乐和九天玄女,其他人杀无赦。”

    天堂界派系的圣王境修士,尽皆出动,从撕裂开的口子,闪掠进入元初神殿。

    “为昆仑界而战,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死战到底。”

    ……

    朝廷的强者没有退缩,个个战意高涨。

    他们已经没有退路,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豁出一切,与天堂界派系拼个鱼死网破,也好让对方看看他们的勇气和血性。

    滴血剑器灵和九天玄女挡在了最前方,这个时候,其实也只有她们俩,才有一战之力。

    滴血剑,乃是池瑶女皇的战兵,虽是新晋的至尊圣器,可蕴含的力量,却是极其强大,曾汲取过大量神血,在池瑶女皇手中,甚至能够弑神。

    即便没有人催动,滴血剑器灵亦是拥有着极强的实力,大圣之下,鲜有敌手。

    而九天玄女,宝物极多,比如:《儒祖圣书》、食神菜刀……等等。每一件都非同小可,可以成为较弱大世界的镇界之宝。

    至于朝廷的其他强者,连达到九步圣王境界的,都没有多少个,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如何去与天堂界派系对抗?

    滴血剑器灵眼神冷冽,卓然而立,修长的手臂中,持着滴血剑剑体,身上隐隐散发出丝丝强大的神威,宛如池瑶女皇真身降临。

    “螳臂当车。”

    以米迦勒大天使王为首,共有十余位大世界的领袖人物,一同发动攻击,各自探出一只手掌。

    每一只手掌都像一片云,层层叠加,大量圣道规则在云中穿梭,镇压向滴血剑剑灵。

    “轰隆。”

    滴血剑剑灵挥动剑体,释放出浓烈的死亡气息,极力抵挡。

    饶是她的实力强横,可是,同时面对如此多领袖人物,仍旧是被死死镇压住,根本就无法再去保护其他人。

    而看到滴血剑被镇压,天堂界派系的诸多强者,当即涌入了元初神殿之中。

    没有了最大的威胁,朝廷的其他人,不足为虑。

    “真是一个绝世美人,论容貌,论气质,都丝毫不在《九天美人图》上的九位美人之下,难怪耀天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你最好能够乖乖束手就擒,免得本圣君一不小心伤到了你。”无心邪君邪笑一声,盯着九天玄女的娇躯,评头论足。

    说话间,他的身上,已是有着一股诡异的力量,弥漫出去,想要渗透进入九天玄女的体内。

    只是其并未能够成功,《儒祖圣书》从九天玄女的体内飞出,悬于头顶,散发出柔和的圣光,将那股诡异的力量,完全隔绝在外。

    与此同时,九天玄女的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儒雅文静,变得英武霸道,眼神凌厉无比,体外释放出青白相间的净灭神火,身后更是浮现出一对凤凰羽翼。

    很显然,现在掌控九天玄女身躯的人,已是沧澜武圣。

    “闯入女皇寝宫,死罪。”

    九天玄女的眉宇间,散发出冰冷的杀机。

    凤凰羽翼展开,宛如两柄天刀,汇聚无数圣道规则,向无心邪君斩去。

    这对凤凰羽翼中,蕴含着冰火凤凰一半的传承之力,好比是一件强大的大圣古器,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很有性格,让本座陪你好好玩玩。”

    无心邪君手中的骷髅法杖举起,瞬间释放出两道狂暴的血邪罡风,与凤凰羽翼碰撞在一起。

    “砰。”

    凤凰羽翼被挡住,就连其上所携带的神火,都被生生绞灭。

    九天玄女的眼中,浮现出一道凝重之色,真切感受到了无心邪君的可怕。

    精神力流转,九天玄女轻轻挥手,将《儒祖圣书》打了出去。

    “结阵!封天镇地。”

    七十二宫女圣同时移动身形,瞬间结成战阵,将力量全部传递到九天玄女的身上,一同催动《儒祖圣书》。

    她们单个的实力,都算不上顶尖,可彼此配合无间,加上池瑶女皇专门为她们所创的战阵,力量结合在一起,可以成倍的增长。

    “哗啦。”

    《儒祖圣书》一页页翻看,飞出数万个明亮的光点,每一个光点,都是一个文字。

    这些光点,变得十分巨大,如一颗颗星辰,蕴含无比强大的力量,足以碾压一切。

    无心邪君眼泛邪异的笑意,骷髅法杖释放出磅礴的邪气,一具具邪尸显现出来,无所顾忌的冲杀而出。

    另一边,雪无夜、立地和尚、北宫岚、盖天娇、池万岁和迷影子六位界子,一字排开,挡在其他朝廷强者的前方,均是将界子印祭出。

    六枚界子印的力量,叠加在一起,绽放出璀璨的神光,池瑶女皇的神影显现出来,神威盖世。

    或许是因为身在元初神殿的缘故,界子印的威力,得到进一步提升,一股股神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轰。”

    大批天堂界派系的圣王境强者,冲入神殿内,宛如一股洪流,势不可挡,顷刻间,就将池瑶女皇的神影击溃。

    六位界子身体均是巨震,口吐鲜血,不由自主倒退。他们的实力,已经很强,可因为修炼时间太短,如今都还只是勉强达到九步圣王境界。

    在昆仑界,他们已经算是顶尖层次,可是,放到那些强界中,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们也知道自身实力不够,故而,从一开始,便选择结出池瑶女皇所创的战阵,共同对敌。

    池瑶女皇曾经为九大界子量身创出战阵,只要有两个人,就能施展,当然,人数越多,战阵的威力便越强。

    即便如此,面对天堂界派系诸多强者的攻击,他们仍旧没有还手之力。

    朝廷的其他强者,情况更加糟糕。

    神殿内的神纹,在不断被瓦解,让朝廷的强者退无可退。

    朝廷强者尽皆悲愤无比,眼中不禁流露出绝望之色,事到如今,他们是真的已经穷途末路,再无希望。

    “昆仑界绝不会灭亡,你们一定会有被清算之时。”

    一位兵部天王披头散发,浑身是血,口中发出不屈的呐喊。

    随后,冲向功德神殿的刑渊,圣躯燃烧了起来,体内的圣源出现一道道裂痕,释放出狂暴的能量。

    刑渊的两只手掌一合,使用浑厚圣气,将那位兵部天王包裹,无论他如何挣扎,就是无法冲破两只大手的压制。

    “轰隆。”

    那位兵部天王的圣躯爆碎,化为一团血雾。

    狂暴的力量,震得刑渊的双手,轻轻颤动了一下。

    “清算?未免太过天真,昆仑界这次必亡,谁也无法阻止。自爆又如何?修为太弱,自爆也伤不了我。弱者,真是可悲。”刑渊抖了抖双袖,轻蔑的说道。

    上次在孔雀山庄外,他眼睁睁看着商子烆被杀,而没能阻止,回到功德神殿,受了不轻的责罚,此次是特地前来戴罪立功。

    刑渊的心中,憋着一股怒气,他的确不是张若尘的对手,可要杀昆仑界的其他修士,却并非是什么难事。

    看到这一幕,朝廷强者的心,都不禁沉到了谷底。

    他们与天堂界派系的实力差距,宛如天壤之别,还要如何去对抗?

    没人想绝望,可现在却只剩下了绝望。

    另一边,不少强者向池孔乐扑了过去,毕竟,活捉池孔乐,乃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任务。

    一位精灵族的女圣王,挥动手中的冰玉法杖,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想要强行控制住池孔乐。

    她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五十九阶,要控制修为刚达到四步圣王境界的池孔乐,可说是轻而易举。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孔乐小公主下手,先问本锅锅答不答应。”

    吞象兔发出一声大喝,从池孔乐的怀中冲出。

    强大的魔气,从吞象兔体内涌现,一眨眼,化作了一条长达百丈的吞天魔龙。

    如果不是因为神殿空间的限制,以它现在的实力,化作数十里长,都不成问题。

    精灵族女圣王当即改变攻击对象,将强大的精神力,轰击向锅锅。

    “怎么会没有作用?”

    精灵族女圣王露出震惊的表情。

    她的精神力,作用在吞象兔身上,宛如石沉大海,一点作用都没有。就在她愣神的瞬间,吞象兔已是扑到近前,锋利的龙爪抓摄而出。

    尽管她很快反应过来,全力释放出精神力,却还是对吞象兔无效。

    “噗。”

    龙爪落下,将精灵族女圣王的肉身,打得崩塌变形,香消玉殒。

    “想用精神力对付本锅锅,却不知,本锅锅吃过神药,对精神力攻击免疫,嘿嘿。”吞象兔露出两颗兔牙,暗自偷笑。

    七星神苓的每一片叶子,都具有特殊的作用,青龙叶子能够增强精神力,但,更为重要的是,能够让生灵拥有对精神力攻击免疫的能力。

    吞象兔的武道修为,虽然才刚达到道域境,但是它的精神力,却已经达到五十九阶巅峰。

    真要比拼精神力,大圣之下,没多少人能够让它惧怕。

    此刻,它主动释放出精神力,向身周的天堂界派系强者笼罩而去。

    顿时,不少强者都受到影响,有的甚至直接陷入呆滞状态。

    “都是本锅锅的食物。”

    吞象兔大叫着,张开巨大的龙口,咬向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强者。

    与此同时,魔猿的身躯变得十丈高,将池孔乐抱在怀中,展现出惊人的速度,在神殿内奔走。

    若非有十余位天堂界派系的领袖人物,守在神殿门口,它恐怕已经带着池孔乐逃遁了出去。

    在魔猿的背上,有着一块巨大的黑色龟甲,其实布满天然的纹络,蕴含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妙。

    魔猿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没有多少天堂界派系的强者,能够追上。

    “休逃。”

    一名修炼了流光之道的强者,追上魔猿,挥动手中圣剑,斩出一道可怕的剑芒。

    “铛。”

    剑芒斩击在魔猿背部的龟甲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却并未造成半点损伤,甚至于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名强者面露异色,又再度斩出几剑。

    其他数位圣王强者,一同出手,有人打出圣术,有人祭出圣器,一道道攻击将魔猿淹没。

    所有的攻击,都结结实实的打在魔猿的身上。可是,魔猿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连汗毛都没有掉落一根。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它的修为,明明只达到道域境,为何肉身会如此强横?难道已经达到不朽圣躯程度了吗?”

    刚才出手的修士,无不感到震惊。

    他们哪里知道,魔猿曾吃过七星神苓的玄武叶子,拥有了强横的肉身和无匹的力量。

    背部的龟甲,便是因为进一步炼化玄武叶子而得来。

    也因此,魔猿拥有了堪比不朽圣躯的肉身,一般的手段,只能给它挠痒痒,无法对它造成丝毫的伤害。

    正是因为知道吞天兔和魔猿的能力,张若尘才会特意让它们俩来保护池孔乐。

    就算遇到敌不过的强大敌人,可要带着池孔乐逃走,应该是不成问题。

    ……

    “界子?就让本座来,将你们全部打杀,绝了昆仑界的希望。”一名背负着双剑的黑衣男子冲杀到近前,眼中凶光毕露。

    他,乃是剑神界的第二强者,徐天景,在小剑尊孤心傲死后,成为了剑神界的新任领袖。

    剑神界的上一任领袖,窝囊的死在昆仑界,这对剑神界来说,乃是奇耻大辱。

    故而,此次针对蟠桃树和张若尘的行动,剑神界显得尤为积极,抽调了大批强者前来。

    徐天景的目光,扫过雪无夜,眼神冰冷道:“你的命还真大,本座倒要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

    说话间,徐天景已是拔出一柄剑,此剑纤薄柔软,如柳叶一般,震荡不息,形成无数残影。

    雪无夜瞳孔紧缩,连忙催动手中的时间印记,将出剑的速度,提升到一个极致,施展出《飞仙剑诀》的第八重剑法。

    与此同时,立地和尚扑了过来,挥动大屠佛刀,向徐天景劈砍而去。

    盖天娇释放出炽烈的阳刚气息,宛如一轮烈日,使得整个神殿内的温度,都骤然升高。

    北宫岚进入人剑合一的状态,催发圣剑蕴含的磅礴大圣之力,将自身所学,都融入一剑之中。

    迷影子调动强大的精神力,一边施展精神幻术,一边打出道道玄妙的阵印,极力引动天地之力。

    池万岁的气势,亦是在节节攀升,挥动麒麟长槊,大有横扫千军之势。

    六位界子均是没有保留,一同施展出最强的手段来,想要抵挡住徐天景这一剑。

    “砰。”

    徐天景的剑,无可抵挡,轻而易举便是破了六位界子的手段。

    六位界子同时倒飞而出,身上皆有一个个血窟窿,圣血不断流淌。他们的眼中,满是骇然之色,合他们六人之力,竟然不是徐天景的一合之敌。

    若非界子印的守护,他们或许都已经死在徐天景的剑下。

    ……

    “一群废物,连两头畜生都对付不了!”

    伴随着一道冰冷的呵斥声,一名身材婀娜的美貌女子,进入到神殿中。

    她,乃是瑞亚界的领袖人物,万俟芳泽,被称为“芳泽王”。虽然,容貌美艳,却心狠手辣。

    瑞亚界在昆仑界,同样是损失惨重,两座神殿的杰出传人被杀,引发瑞亚界高层的极度不满。

    若非如此,此次也不会专门将芳泽王派遣过来。

    “妖女,你说谁是畜生?你过来,本锅锅打不死你。”吞象兔叫嚣道。

    芳泽王眼中泛起寒光,一抬手,数十万道掌道规则,浮现而出,与磅礴的圣气相结合,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火焰圣炉,向着吞象兔撞击而去。

    吞象兔一瞪眼,立刻喊道:“笨魔猿,赶紧来挡着。”

    很难得,魔猿没有与吞象兔拌嘴,以最快的速度,闪掠过来,挡在锅锅的前方。

    “吼。”

    魔猿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携带磅礴魔气的一拳,轰击而去。

    “嘭。”

    火焰圣炉直接爆碎开来,火焰四溅飞射。

    魔猿向后倒退了十几步,稳住身形,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胳膊。

    芳泽王的实力太强,饶是它拥有堪比不朽圣躯的肉身,也有些吃不消。

    “嗯?果然很坚硬,可惜挡不住本王。”

    芳泽王施展出无比精妙的身法,宛如在翩翩起舞,刹那便是追上了魔猿。

    一挥手,芳泽王祭出一块圣碑,镇压向魔猿。

    同时,他化手为爪,向魔猿怀中的池孔乐抓去。

    “孔乐。”

    九天玄女的脸色一变,想赶过去搭救。

    “与本座对战,还敢分心。”

    无心邪君狞笑一声,将手中的骷髅法杖举起。

    骷髅法杖绽放幽光,释放出磅礴的邪气,更有一头诡异而可怕的鬼王,隐藏其中,若隐若现。

    “呲。”

    鬼王破开儒祖圣书的防御,施展出强大的精神力攻击。

    九天玄女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感觉圣魂就像要被撕裂了一般。

    就在芳泽王即将触及到池孔乐的时候,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池孔乐的身前,以身体挡住了芳泽王的利爪。

    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雪无夜。

    “找死。”

    芳泽王眼泛杀机,利爪直接洞穿了雪无夜的身体。

    伤上加伤,雪无夜口喷鲜血,继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命,是张若尘救的,如今便当是还了这条命。

    “无夜叔叔。”

    池孔乐大呼一声,连忙将一道符篆打出。

    那道符篆,迸发出夺目的银色雷光,一连释放出七道可怕的雷电,劈向芳泽王。

    “小丫头,还不愿认命吗?”

    芳泽王丝毫不以为意,抬手将所有的雷电磨灭。

    作为瑞亚界的领袖人物,她的实力,已经是十分接近于大圣之下第一层次,又岂是随随便便能够抵挡得住?

    然而,就在芳泽王准备再度抓向池孔乐的时候,却突然心生警兆,感应到了什么。

    不由得,她立刻转攻为守,甚至将圣碑收了回来。

    “找死。”

    随着一道冷声,传遍神殿。

    一道绝世剑芒出现,将芳泽王身后的空间斩裂。继而,绝世锋芒劈飞圣碑,破开芳泽王所有的防御。

    “噗。”

    芳泽王的圣躯,拦腰被斩断,一分为二,就连圣魂也是如此。

    两截身体向后抛飞的时候,她的眼睛,瞪得很大,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好强的剑气。”

    “是谁?”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神殿外。只见,一道挺拔的身姿,手持圣剑,映入众人的瞳孔。

    “张若尘。”

    天堂界派系不少强者,均是倒吸凉气。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么多威震万界的顶尖圣王境强者,去围杀张若尘,布下了天罗地网,竟然还会让他闯到元初神殿。

    外面已经被击溃了吗?

    ……

    今天回老家,一直在车上,回到家立即再写,这是实在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