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2章 小看他了-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02章 小看他了

    聂天望着眼前的单恶水,嘴角扬起一抹森寒之意。请()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没想到,争锋第一战遇到的对手竟是这家伙,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是你这臭小子!”单恶水看着聂天,同样杀意凛凛。

    他早注意到,聂天和尹风无我走得很近,两人关系显然十分亲密。

    尹风无我之前可是差了杀了他,这个仇,正好在聂天身报回来!

    “来吧。”聂天感受到单恶水的杀意,却是一脸玩味,冷冷开口。

    “找死!”单恶水低吼一声,一剑断浪,剑意化作滚滚黑水,以山崩海啸之势,狂压聂天。

    聂天冷立剑柱之,不动如山,甚至连剑都没出。

    下一瞬间,剑意呼啸而过,聂天却是纹丝未动,未伤分毫。

    “怎么可能?”单恶水一张脸骇然一变,惊恐无地看着聂天,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他倾力一剑,竟然没有伤到聂天分毫。

    怎么会这样?

    他的剑意,雄浑无,杀伤力极大,即便是将境界压制在剑之天劫九重,寻常的天觉圣帝强者,也无法承受。

    而聂天仅仅只有天劫四重修为,怎么会一点儿事都没有呢?

    “看来这小子的武体,远寻常的天劫圣王强悍。”单恶水毕竟是身经百战的剑者,马冷静下来,但心却是对聂天多了一丝忌惮。

    “怕了?”聂天从单恶水闪烁的眼神看出其畏惧之意,不由得一笑,冷冷道:“原来传闻之杀人如麻的沉剑三凶,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老子怕你祖宗!”单恶水顿时被激怒,狂吼一声,剑意再次汹涌,而且这一次是豁尽一切,直接燃烧血气,爆发出最强一剑,杀向聂天。

    “轰轰轰……”顿时,虚空之响起惊涛骇浪的轰鸣之音,好似有万丈巨浪汹涌而起,气势撼动天地。

    同时伴随而出的,还有强横无的杀意,似要轰杀一切。

    面对单恶水的舍命一剑,聂天却是不慌不忙,甚至还没有出剑。

    下一瞬间,他一步横踏而出,顿时体内积蓄的剑意,如山崩地裂一般爆发而出,顿时剑芒冲天,剑意弥空,似要将天地覆盖。

    “嘭!”接着,空一声闷响传出,单恶水连最后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倒飞而出,在空划出一道血光,尸骨无存!

    “这……”四周观战的剑者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脊背都是发凉的。

    谁能想看,看去平淡无的聂天,在一瞬之间爆发的剑意竟然会如此强横。

    更为恐怖的是,聂天根本没有出剑!

    一名剑者没有出剑,这意味着什么?

    这说明聂天根本没有显露真正的实力,他若是出剑的话,恐怕单恶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眼前的这名年轻银发剑者,实在太恐怖了!

    众人目光颤抖着,惊惧之意,不言而明。

    “老二!”而在此时,一道凄厉的惨嚎之声响起,随即一道身影出现,怒气冲天,须发都立起来,如一头笼困兽一般,目露凶芒。

    聂天转身,看到眼前之人正是沉剑三凶的老大,剑屠冷沉香。

    “怎么?你也想试试吗?”聂天嘴角扯动,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十分挑衅。

    “小崽子,我要你给我二弟赔命!”冷沉香一双眼睛透着凶芒,周身剑意和杀意涌动,好似凝为实质一般,向着聂天逼近,让四周空气都好似凝固了一般。

    这个时候,四周的剑者都被吸引了过来,悄声议论着。

    “这小子杀了沉剑三凶的老二,真是胆大妄为啊。”

    “可不是嘛,别人对沉剑三凶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这小子竟敢杀人,看来很有来头啊。”

    “剑屠不会要直接对这小子出手吧。”

    众人说着,一个个眼神都变得明亮起来,显然是在期待着什么。

    远处,尹风无我和赤命丹心同时将气息锁定在冷沉香的身,后者如果有什么异动,他们直接出手。

    冷沉香一脸阴沉,双目都快要瞪出血来。

    “退下!”在他将要出手之时,一道冷喝之声响起,随即庞然杀意弥漫过来,让众人忍不住后退。

    “唐北冥!”尹风无我目光微微一颤,脸色顿时变了。

    他没有想到,唐北冥竟然会此时站出来阻止冷沉香。

    “庄主大人!”冷沉香低吼一声,显然很是不甘。

    唐北冥一脸冷肃,沉沉道:“我沉剑山庄的人,输得起!你想替你二弟报仇,那在战场正大光明的杀他。现在向他出手,只会让外人小瞧了我沉剑山庄。”

    “是!”冷沉香双目赤红,纵然有千般不甘万般不愿,此时也只得退下。

    “小师弟,有机会的话,师兄想向你领教一二。师兄想看看,那老东西都教了你什么。”唐北冥看向聂天,阴森说道。

    很明显,他把聂天当成尹风无我的弟子了。

    然而并不是,聂天和尹风无我以兄弟相称。

    “好啊。”聂天也不在意,淡淡笑着回应。

    唐北冥没在多说什么,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聂天也走下剑柱,十分淡然。

    他本不想杀人,但很不巧,他的第一战遇了单恶水。

    “聂天,你没事吧?”尹风无我看着聂天,沉声问道。

    聂天淡淡一笑,摇了摇头。

    尹风无我点了点头,眼是掩饰不住的欣喜之意。

    之前他已经知道,聂天的实力提升很多,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聂天竟然已经恐怖到了如此程度。

    单恶水虽然不算是什么绝顶剑才,但也绝对是有天赋之人,否则也不可能位列沉剑三凶。

    聂天如此轻松地杀了单恶水,确实出乎尹风无我的预料。

    坦然自问,即便是尹风无我自己,若是将境界压制在剑之天劫四重,然后在不用剑的情况下,直接轰杀单恶水,怕是不太能做到。

    也是说,在同等境界之下,尹风无我已经不是聂天的对手了。

    “这小子体内有一股潜伏的力量,是本尊无法看透的。”尹风无我目光微沉,心说道:“看来之前,是本尊小看他了。”

    他不得不承认,对于之前的聂天,他看走眼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