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5章 一剑败你-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05章 一剑败你

    “我没事。请()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尹风无我脸色低沉,虽然在说没事,但眼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悲痛。

    聂天不再多说什么,但心非常清楚,为什么尹风无我会认输。

    尹风无我所考量者,并非是他一人的得失成败,而是更为大局的东西。

    他和林凡一战,已经感知到后者的杀意,所以继续战下去,最好的结果,也是他战败受伤,甚至有可能被击杀。

    而一旦他受伤了,他和聂天还有可能活着离开黄泉圣地吗?

    人皇位极诸天,但却是绝非仁义之辈。

    即便接下来聂天能赢下赌局,人皇也只是不对若雨千叶出手,却可以将尹风无我和聂天永远地留在黄泉圣地。

    尹风无我正是考虑到这些,才会选择认输。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冒险要进行第二次黄泉悟剑了。

    他放下的,是剑者的尊严,捡起的,是他和聂天的生机。

    接下来,战斗继续。

    聂天很快迎来自己的战斗,直接踏剑柱。

    而站在他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沉剑山庄之主,唐北冥!

    “小师弟,我们还真是有缘啊。”唐北冥一脸阴沉,目光之透出森寒杀意,显然无期待与聂天对战的一刻。

    “是啊。”聂天淡淡一笑,他用脚指头也能猜得出,他的对手都是安排好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早遇到唐北冥了。

    “对你,师兄可不会留手,希望你也不要顾及同门之情,尽管出手是。”唐北冥阴翳无,周身剑意丝丝涌动,如潜伏在虚空之的凶兽,下一刻会发动致命一击。

    “你想多了。”聂天冷笑一声,他可跟对方没什么同门之谊。

    “即是如此,师兄放心了!”唐北冥一步踏出,顿时剑意爆发,在虚空之纵横交错,势如万兽奔腾,一面由剑意凝成的无形杀墙出现,封锁四面八方。

    一瞬之间,聂天感觉到,四周空间之的压力倍增,竟让他隐隐有一种呼吸停滞之感。

    这是他第一次亲身体验到九杀剑意,的确非常可怕,那种漫天而来的杀意,足以将一名剑者的战斗意志直接摧垮。

    怪不得,赤命丹心面对唐北冥,差一点连命都丢了。

    而此时,战场之外,数双眼睛锁定聂天和唐北冥。

    “唐北冥,你可不要让本座失望啊。”人皇目光微沉,整个人显得阴冷无。

    在他的身边,林凡负手而立,一脸玩味,喃喃道:“聂天,让我来见识见识,现在的你,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

    迄今为止,聂天在黄泉争锋之,还没有出过剑呢。

    林凡很想知道,聂天的真正战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聂天越强,越能激起他的斗志,也让他更有兴趣。

    另外一边,尹风无我和赤命丹心也在关注着这场战斗,尤其是尹风无我,显然是更为在意,因为场的两人都跟他关系亲密。

    根据聂天之前的表现,如果是寻常的剑者,尹风无我绝对没有半点丹心。

    但此刻聂天面对的是唐北冥,那很不一样了。

    尹风无我刚和唐北冥交过手,深知后者的强大。

    如果是在同样境界之下,他都不是唐北冥的对手。

    争锋之战,唐北冥虽然将实力压制在剑之天劫九重,但仍旧剑之天劫四重的聂天高出一大截。

    如果是同等境界,尹风无我相信,聂天的胜算更大,但眼下情况,似乎唐北冥更有胜机。

    赤命丹心则是有些紧张,他刚刚败在唐北冥手,九杀剑意可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面对如此凶悍的强敌,聂天能挡下吗?

    剑柱之,聂天眉头皱了一下,随即背后昊天剑出鞘,一声铿然剑吟传出,硬生生地将四周杀墙逼得退后数米。

    “剑不错,可惜你人太弱了!”唐北冥感受到来自剑意杀墙的晃动,一双眼睛露出凶芒,冷笑道:“今天,你注定死在九杀剑意之下。”

    聂天却是凌然无惧,长剑横空,神魔呼啸,冲击得虚空震动不止。

    “嗯?”唐北冥眉头一皱,显然没有想到,聂天的剑意竟然如此恐怖,但他旋即冷静下来,周身剑意再次释放,加固杀墙。

    聂天顿时感觉到四周剑压增强,但脸色却是丝毫没变,如深潭静水,古井无波。

    “死吧!”下一瞬间,唐北冥再不迟疑,厉吼一声,长剑破空,凝聚九杀剑意,化作一道极致的剑影,杀向聂天。

    “败你,只需一剑。”同一时刻,聂天喃喃开口,昊天剑划破虚空,神魔剑意迸发的一瞬,剑之光华绽放,直接撕裂杀墙。

    “嘭!”随即,两道剑影对撞在一起,虚空轰然一震,天地同撼。

    “轰隆隆,嘭嘭嘭……”紧接着,摧枯拉朽的力量爆发,杀墙瞬间崩碎,弥天之力覆盖下来,唐北冥顿觉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在空划出一道淋淋血线。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只有剑意交错的声音,如雷声一般轰鸣不绝。

    许久之后,所有的目光聚焦在剑柱之的白衣青年身,心震撼,全都写在了脸。

    谁都不敢相信,聂天竟然一剑把唐北冥击得溃败。

    “这不可能!”下方虚空,传来暴怒厉吼,唐北冥身躯颤抖着,全身已是鲜血淋淋,看去非常惨烈。

    但他纵然有千般不甘,万般愤怒,此时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败了!

    惨败!

    仅仅一剑,便被聂天打得惨败。

    聂天看都没多看他一眼,身影一动,直接跃下剑柱。

    远处虚空,人皇一张脸铁青,显然是在压抑着巨大的愤怒。

    其实聂天前几场的战斗,他都看过了,对于唐北冥的战败,心多少有些预料。

    但他没有想到,唐北冥竟会败得这么干脆,这么轻松。

    他不得不承认,他之前太小看聂天了。

    此刻,他不禁开始担心,林凡对聂天时,是不是有十足的把握。

    一旁的林凡却是双瞳吃人,一副见猎心喜的样子。

    聂天的强大,让他非常兴奋,同辈之,终于有一个能和他一战的人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