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0章 尸魔教主-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30章 尸魔教主

    聂天看清楚那道身影的时候,不由得脸色变了。品书

    精致的小脸如白瓷一般,胖嘟嘟的,很是可爱,小小的身躯不足一米,走起路来有些笨拙萌蠢。

    这,分明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娃娃!

    虽然样貌如孩童,但这道身影周身都弥漫着一层暗淡的黑雾,气势不强,但却非常恐怖,如同一座深渊,只要看一眼,会被瞬间吞噬。

    “他是尸魔教主?”聂天心惊讶,完全没有想到,堂堂的尸魔教主,竟然会是这副尊容。

    接着,又有四名武者从巨棺之走出,虽然样貌有些凶狠,但还算是正常人。

    这四人气势极强,分别站在小娃娃左右,毕恭毕敬。

    小娃娃目光扫视全场,并不说话,全场气氛十分诡异。

    聂天不敢有丝毫动作,他能感觉到虚空之的无形压力,即便是他,都有些难以承受。

    “为什么这次的血石少了?”许久之后,小娃娃终于开口了,声音不似孩童,却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妇,而且极其尖厉刺耳,让人听着非常不舒服。

    全场死一般寂静,没有人敢说话。

    聂天隐隐感觉到,四周有几人微微的颤抖,显然非常害怕。

    他猜得没错,这小娃娃正是尸魔教主,是尸魔教至高无的存在。

    “九连城主,你来告诉本教,为什么?”片刻之后,尸魔教主再次开口,目光锁定在一名身材精瘦的老者身。

    “回,回禀教主,九连城人烟稀少,实……实在是养不出血石了。”九连城主瘦弱的身躯微微晃动,声音之竟有哭腔,显然是惊惧到了极点。

    “是吗?”尸魔教主冷笑一声。

    “教,教主,请再给九连城一点时间,下一次总坛大会的时候,九连城一定会拿出最好的血石。”九连城主察觉到杀机,哭声哀求。

    “本教记得,你次也是这么说的。”尸魔教主再次冷笑,虽然在压低嗓音,但依旧非常尖厉,道:“你诓骗本教,当知下场如何。”

    “教主,教主,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九连城主嗓音变了,连连磕头乞求。

    “本教已经给过你机会,可惜你没抓住,那怪不得本教了。”尸魔教主阴翳一笑,短粗的手臂在空一扬,一股无形之力笼罩过去,直接将九连城主凌空提起。

    接着,血腥的一幕发生。

    一股黑气出现,化作一只利爪,硬生生地撕开了九连城主的胸口,将其心脏扯了出来。

    九连城主连最后的惨叫都没能发出,当场惨死,化作一股黑烟消散。

    聂天看到这一幕,心头微微一沉。

    这尸魔教主实在是心狠手辣,竟然连属下都不放过。

    同时他也很好,这教主要这么多血石做什么?

    末日十二说过,天煞血石之蕴含着极其庞大的血气和煞气,是以一条条生命为代价的。

    之前不夜天城天棺所出现的天煞血石,是牺牲了千万条人命才养成的。

    尸魔教不是以炼尸闻名吗?为什么如此执迷的养血石?

    下一刻,更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尸魔教主手臂轻轻一扬,天煞血石来到他的面前,他直接一仰头,把天煞血石吞了下去。

    “吃了?”聂天心头震撼不小,差一点喊出来。

    天煞血石之蕴含着如此庞大的血气和杀气,竟然这么被尸魔教主生吞了?

    如此一幕,换成任何人,都会非常震惊。

    “难道末日十二所说的东西,是尸魔教主?”随即,聂天突然想到末日十二的话,心更为震撼。

    末日十二要找的东西,正是以天煞血石为食。

    尸魔教主刚才吞了一块血石,这不正是以血石为食吗?

    但这也不对啊,末日十二要找的怎么会一个人呢?

    “好了,今天是本教大喜的日子,不想再见死了,你们都起来吧。”尸魔教主吞下血石之后,似乎心情好了一些,摆手说道。

    “谢教主。”众人齐呼一声,慢慢站了起来。

    “夫人,请出来吧。”接着,尸魔教主似乎是笑了一声,但笑得哭还难听。

    他话音落下,一道翩翩身影从天棺之走出,冰冷如霜,倾国倾城。

    “雪儿!”聂天双瞳微微一缩,脸色顿时变了,全身血液流动都加快了起来。

    那被尸魔教主称为夫人的人,正是冷凰霁雪。

    此时的冷凰霁雪,一脸冰冷,神情冷漠,与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下面的尸魔教众人,此时全都愣住了。

    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真正的美憾凡尘,怪不得会被教主看。

    “九夫人是三生族的守护者,与本教结合,也算是我尸魔教和三生族的联姻。从今天开始,你们见到九夫人,如见本教。”尸魔教主尖厉的声音再次响起,眼涌动着异样的神采。

    “是!”众人纷纷躬身,不敢再直视冷凰霁雪。

    聂天强压着心头愤怒,连连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此时他身处尸魔教总坛,四周全都是尸魔教高手,一旦出手,下场可想而知。

    而末日十二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实在不能冲动。

    聂天隐隐有一种感觉,末日十二是故意甩开他的。

    “夫人,我们走吧。”这个时候,尸魔教主小手挽着冷凰霁雪的手腕,像一个孩子看着妈妈,但那笑容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冷凰霁雪目光微微一沉,身躯之外突然有一道红芒,却是一闪而逝。

    “夫人,落在本教手,你是无法反抗的。”尸魔教主邪异一笑,如猎人在欣赏玩物一般地看着冷凰霁雪。

    冷凰霁雪周身冷意弥漫,却根本无法挣脱尸魔教主。

    接着,两人走进巨大天棺,那小门马要关了。

    “不管了!”看到这一幕,聂天心头一横,低吼一声,周身剑意狂放,脚下一踏,冲天而起。

    他不知道冷凰霁雪被带入天棺之后会发生什么,所以只能一拼了!

    他相信,末日十二在关键时刻一定会出现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