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3章 嚣张狂少-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73章 嚣张狂少

    “轰!”高空之,庞然压力滚滚落下,巨大的树木在晃动之,竟是直接折断,一些山石在巨力之下被压碎,掀起一阵浊浪。请(品书)

    “快跑啊!救命啊!”顿时,四周一片混乱,很多人大喊大叫着,四散逃命。

    这些都是年轻武者,算是实力强些的,也只是天韵圣徒而已,甚至还有不少神境之下的基础武者,怎么能承受如此之强的力量压迫。

    聂天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皱,脸色顿时一变。

    他一步踏出,单手擎天,顿时一股伟力浩然而生,硬生生地将高空之的压力给逼了回去。

    “找死!”而在此时,高空之传来一声厉喝,随即一道恐怖气劲呼啸而来,直袭聂天。

    唐十三眉头一皱,双目微微一颤,瞳力掠出,挡下攻击。

    同一时刻,聂天抬头,看到高空之,一只巨大的鸟兽盘旋着,其站立着一名赤发青年。

    刚才的压力,正是这赤发青年,驾驭鸟兽造成的。

    此时,那名赤发青年显然也看到了聂天,脸色低沉透杀,一步踏出,直接凌空落下,降临在距离聂天不远的一块巨石之。

    人群平静了很多,纷纷望着那赤发青年,一个个面露惊恐之色,悄声议论开。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用鸟兽袭击我们?”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烽天命宗的大人物,估计来头不小。”

    “他既然是烽天命宗的人,袭击我们干什么,我们可是来烽天命宗参加考核的啊。”

    众人议论纷纷,显然对赤发青年非常不满。

    不过赤发青年却是根本不理会众人,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聂天,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后者的样子。

    “小子,你是什么人?”赤发青年终于开口,冷冷问道。

    “我叫聂天,是去烽天命宗的。”聂天冷冷回应,沉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袭击这些年轻武者?”

    “哼哼。”赤发青年冷笑两声,道:“小子,凭你,还不配知道本少的身份。”

    “是吗?”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冷意,眼有了几分杀机。

    这赤发青年行事乖张,一看是暴戾之徒。

    刚才的袭击,如果不是聂天出手制止,不知道多少人会直接丧生。

    如此暴徒,确实该杀!

    “小子,我看你也是参加烽天命宗选拔的吧,不如让我来试试,你有几斤几两。”赤发青年狂笑一声,随即身影直接动了,一掌拍出,顿时虚空之出现一道火线,在空直接炸开,弥漫成一片火海,向着聂天笼罩过去。

    “小心!”众人见状,顿时惊吓不小,齐声叫道。

    他们都看到了,刚才正是聂天出手救了他们,自然不想看到聂天出事。

    但聂天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火海瞬间掠过,所过之处,山石崩碎,树木尽焚。

    但是聂天,却根本没有半点损伤,如一柄利剑站在那里,稳如山岳。

    “怎么可能?”赤发青年惊叫一声,显然震撼极了。

    他这一掌,所蕴含的焚噬之力极其可怕,但聂天竟然在不反抗的情况下,以肉身硬挡,还完全没事,这也太可怕了吧。

    四周人群看到这一幕,更是惊呆了,无数双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聂天,完全说不出话来。

    看聂天的年纪,似乎跟他们差不多大,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修为?

    唐十三则是一脸笑意,他早看出来,这赤发青年只是一名天劫一重圣王而已,在聂天的面前,毫无威胁可言。

    毫不夸张的说,算聂天站在原地不动,赤发青年都伤不到他分毫。

    以聂天此时的实力,除非赤发青年能连提两个大境界,达到天武一重圣祖之境,或许还有一丝机会和聂天一战。

    不过唐十三以为,聂天此刻的战力,恐怕已经可以硬拼天武五重圣祖强者。

    而聂天,不过只有天劫九重修为而已。

    如此战力,简直颠覆常人武道认知。

    在这个时候,聂天的身影动了,他只是微微侧身,一股剑意呼啸而出。

    “噗!”下一瞬间,赤发青年尚未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半边脸出现了一道入骨剑痕,血流满面。

    “你……”赤发青年惊骇之下,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没想到,聂天竟敢在他脸留下剑痕。

    “再问你一遍,你是什么人?”聂天冷冷开口,眼涌动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如果赤发青年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不介意直接出手灭杀。

    “小子,本少说了,你不配知道本少的身份。”赤发青年却是很有骨气,一脸凶狠道:“本少提醒你,这里可是烽天命宗,你向本少出手,注定了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众人望着赤发青年,神情都有些畏惧。

    既然赤发青年敢这么说,足以证明他在烽天命宗的地位很高。

    唐十三则是摇了摇头,不禁觉得有些可笑。

    这赤发青年以烽天命宗威胁聂天,真是有些愚不可及。

    且不说以他的年纪,不可能是烽天命宗的高层,即便他真的烽天命宗的高层,也完全威胁不到聂天。

    聂天可是烽皇,哪怕是烽天命宗的宗主来了,也得乖乖低头。

    “既然你不说,那死吧。”但聂天却是不以为意,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耐烦了,一步踏出,剑意自发,一道肃杀剑影呼啸而出,直取赤发青年。

    一瞬之间,赤发青年感觉到凌冽杀意,这一刻,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双瞳颤抖着,完全不敢相信,聂天竟然真的敢杀他!

    在生死一瞬,异变陡生。

    “住手!”一道低沉的怒喝响起,随即一股庞然掌力凌空而落,挡下了肃杀剑影。

    下一瞬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聂天和赤发青年的间。

    “秦堂主!”赤发青年从生死线捡回一条命,定睛一看,看清楚眼前之人,不禁惊喜大叫一声。

    眼前出现的人,正是烽天命宗的十六位堂主统领之一,秦山河。

    烽天命宗的高层,两宗四旗八护,两位宗主,四位旗主,八位护法。

    而在八位护法之下,便是十六位堂主。

    眼前的秦山河,正是烽天命宗十六堂之刀堂堂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