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4章 何惧一战-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84章 何惧一战

    高空之,墨刀贺寒浴血而立,身躯不停摇晃,如狂风暴雨之的一片残叶,随时都有可能被撕得粉碎。品书

    下方人群,一片死寂。

    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贺寒,眼尽是不可思议。

    堂堂的墨刀贺寒,烽天命宗和温伦齐名的存在,竟然被风离一招秒败!

    在场众人,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

    贺寒的实力明明这么强,为什么会被风离一招击败?

    贺寒可是烽天三杰,烽天命宗的天才翘楚。

    而风离呢?在鬼崖宗根本没什么名气。

    但是这样,风离却一招击败了贺寒。

    难道,鬼崖宗和烽天命宗的实力,真的已经有这么大的差距了吗?

    温伦站在原地,稍稍恢复平静,但眼仍有震撼之意。

    其实当风离说出寒蝉夜鸣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贺寒要败了。

    只是,当这一幕真正发生的时候,他依旧非常震撼。

    风离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实在太恐怖了。

    此时,他不禁自问,风离一招击败贺寒,他又能撑得了几招呢?

    另外一边,聂天和唐十三脸色同样变了。

    唐十三鬼眸闪烁,震撼之情全都写在脸。

    当风离出现的时候,他已经预感到贺寒要败,只是万万没想到,贺寒会败的这么干脆。

    “他的八风鬼舞,很强!”聂天则是一脸低沉,冷冷盯着风离许久,重重开口。

    刚才的一招寒蝉夜鸣,足以看出八风鬼舞的可怕,那种天衣无缝的攻击手段,是任何人都无法避开的。

    其实,若论真正的实力,贺寒并不风离弱多少,甚至还要后者强。

    但是,贺寒对八风鬼舞完全不了解,一开始采取守势,这已经是示弱了。

    对于寒蝉夜鸣这种无法避开的攻击,最好的应对是主动攻击。

    而贺寒,恰恰选择了最坏的应对方式,所以输得一败涂地。

    如果是贺寒和风离正面硬拼,胜负之数,犹在未知。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贺寒已经败了,而且败的很惨。

    亲眼目睹贺寒惨败的烽天命宗的弟子们,此时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烽天三杰,一塌糊涂。”高空之,风离冷冷开口,轻蔑双瞳扫了贺寒一眼,便不想再多看第二眼。

    “你……噗!”贺寒本受伤极重,再一受激,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一张脸惨白如纸。

    风离则是完全不去看他,冷立高空,傲然道:“温伦,到了这一刻,你还不出手吗?”

    他的声音落下,下方众人顿时哄然一片。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强?”

    “这人如此张狂,大师兄为什么还不出手,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

    “出手?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的大师兄,算贺寒师兄强,那也只是强一点点。你没看到,这个叫风离的家伙,可是一招击败贺寒师兄了。算大师兄出战,怕也在他手撑不了两招。”

    人群说着,眼畏惧更甚。

    风离实在太可怕了,只是一招,直接击垮了烽天命宗的最后希望。

    温伦将众人的话听在心里,双瞳微微颤抖着,双拳也是握得越来越紧。

    但他,真的要出手吗?

    众人说得没错,他温伦也只是贺寒强一点而已,算出手,又真的能打败风离吗?

    温伦如果不出手,至少烽天命宗还保留一丝尊严,若是出手败了,那这最后一丝尊严,也没了。

    “大丈夫光明磊落,何惧一战!”在温伦犹疑不定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彻在他脑海,让他整个人猛然一惊。

    他猛地抬头,看到面前站着一名银发青年,正是不久之前遇到的聂天。

    “你……”温伦愕然一愣,看着聂天,不知该说什么。

    “风离的实力并不强,所依仗者,不过是八风鬼舞而已。”聂天没有回头,只是传声过来,道:“八风鬼舞也不是什么可怕的武诀,你只要有信心,一定能赢他。”

    “真的吗?”温伦双目炽热一颤,还是有些迟疑。

    “温伦,你是烽天命宗首席大弟子,若是连你都胆怯了,让烽天命宗的弟子,如何自处?”聂天声音低沉起来,冷冷道:“大丈夫磊落一世,当不惧任何人!”

    “聂先生说得对,温伦受教了!”温伦顿时气势一震,醍醐灌顶。

    他是首席大弟子,可战,可败,绝不可怯!

    “只要你赢了风离,鬼崖宗其他的挑战,全部交给我。”聂天微微点头,重重说道。

    “多谢聂先生!”温伦双瞳一缩,谢了一声,然后双脚一踏,冲高空。

    刚才他之所以犹疑,还有一个原因,是即便他真的打败了风离,那鬼崖宗其余的挑战者怎么办?

    现在聂天既然说了,可以负责剩下的挑战者,那他自然没什么顾虑了,可以放心一战。

    “大师兄!”温伦身影突然出现,让众人齐声惊呼,已经绝望的眼神,顿时闪烁出异光芒。

    虽然对温伦的实力有所怀疑,但他的出现,还是让众人振奋起来。

    “温伦,你总算来了。”贺寒身躯颤抖着,看着身边的温伦,勉强挤出一抹笑意。

    “对不起,我来晚了。”温伦扶住贺寒,给后者输送一股力量,有些歉意地说道。

    “只要你能打败他,一切都不晚。”贺寒深吸一口气,脸色好转了一些,沉沉说道。

    “我会尽力。”温伦重重点头,然后示意贺寒下去。

    “温伦,没想到你真敢应战。”风离望着温伦,一双冷眸如深渊一般,阴冷笑道。

    “温某身为烽天命宗首席大弟子,誓死捍卫烽天命宗的尊严。”温伦一步踏出,顿时一股剑意冲天而起,凌厉之气弥漫虚空。

    “哼哼。”风离冷笑起来,张狂道:“温伦,你是温家的人,你姐姐温若有可能会成为我的嫂子,所以我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

    “风离,你我一战,胜负尚未可知,你不要太嚣张了。”温伦目光一沉,手出现一把玄黑重剑,沉沉道:“我知道你风鬼一族的八风鬼舞很恐怖,但我温家的四觉四劫剑,也不是吃素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