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6章 乘人之危-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86章 乘人之危

    四觉之境,温伦紧闭的双目乍然睁开,四劫之语落下,玄剑自动,在空化作一道凌厉剑影,倏然而出,直逼风离。品书

    风离人在半空之,顿时感觉到森寒杀机扑面,想要躲避,却已经晚了。

    天地不语,无声阴劫!

    四劫之剑凌厉破空而来,在空如一道利刃之影,逼向风离面门。

    风离双瞳骤然一缩,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逼近的气息。

    如此凌厉的一剑,一旦落下,风离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嗡!”但在玄剑即将落下的一瞬,却是在空陡然一滞,随即发出一声刺耳的剑吟,然后悬在空,停在了距离风离额心不足一指的距离。

    风离全身冷汗淋淋,感觉到整个脊背都透着寒意彻骨。

    而他的额心出,竟然有着一个一指之深的血口,鲜血和冷汗一起落下,让他看去极其狼狈。

    这一剑,在关键之刻收住,却仍然有如此威力,可见如果不收住,风离必是十死无生。

    风离咕咚咽了一下口水,这才稍稍冷静下来,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温伦,一脸动容。

    此时的温伦,身躯摇摇晃晃,快要站立不住。

    他直接承受了八风鬼舞的风蛉之杀,受创极重,还有一口气撑着,已经算是迹了。

    幸亏刚才是在四觉之境,虚空之的结界之力,大大地削弱了风蛉之杀的威力,否则温伦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同一时刻,下方的人群望着高空之的两人,神情震撼而呆滞,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

    “战斗结束了吗?这,到底是谁赢了?”

    “看样子,两人都受伤了,不过温伦大师兄好像伤得更重一些。”

    “难道大师兄也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吗?”

    烽天命宗众人并没有看到战斗的过程,只看到最后的画面,一时不知道这场战斗到底是谁赢了。

    但聂天和唐十三却是看得非常清楚,两人此时都在望着温伦,心情有些复杂。

    刚才的一瞬,温伦完全有机会杀掉风离,但他还是心软了,在最后一刻收住了。

    的确,这只是一场赛,没必要杀人。

    “我……”这个时候,高空之的风离开口,他双拳攥得紧紧的,一双眼睛森寒无,盯着温伦看了好久,才终于说道:“我输了。”

    “太好了,风离输了!”他的话音一落下,下方烽天命宗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狂喜惊呼起来。

    虽然他们没看到战斗过程,但既然风离认输,便是最好的结果。

    “噗!”温伦目光沉沉,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松弛下来,随即竟是身躯一晃,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虽然他赢了,但也只是惨胜,而且他受的伤,远风离要重得多。

    风离眉头皱起,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落下地面。

    在风离刚刚落下,另外一道身影便出现在了高空之,站在温伦的对面,一双眼睛透着玩味之意,说道:“烽天命宗的首席大弟子,果然名不虚传,让苏某来会会你如何?”

    温伦目光一沉,脸色更是一变,沉沉道:“你是苏珂?”

    “难得大师兄还记得苏某。”苏珂双目之的阴森更深,语气低沉无。

    当苏珂这个名字被提起的时候,引得烽天命宗众人一片惊讶。

    “他叫苏珂,难道是那个被逐出宗门的苏珂吗?”

    “看样子应该是他。听说他当年跟温伦大师兄一起进入宗门,当时的天赋不在大师兄之下,只是后来犯了宗规,被宗主大人逐出了宗门。”

    “原来这家伙离开烽天命宗之后,加入了鬼崖宗!”

    “看他这副架势,是要向宗门复仇吗?”

    众人说着,不禁担心起来。

    “苏珂,真的是你!”温伦强撑着,目光一颤,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旧事。

    当初,他和苏珂一起进入烽天命宗,一起苦修,渐渐成了手足一般的好友。

    但没想到,苏珂在执行一次宗门任务的时候,竟然不顾宗规,残杀了数十名武者,最终惹得宗主大怒,被逐出了宗门。

    其实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温伦也不是太清楚。

    而且苏珂离开之时,也没跟他打招呼,让他连最后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之后,温伦也曾多方寻找苏珂的下落,但一直没有消息。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会在今天这种局面,再次见到苏珂。

    “很惊讶吗?”苏珂嘴角扯动,冷笑道:“我原本以为,我不会有场的机会,没想到你实力还不差,竟然打败了风离。”

    “苏珂,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加入鬼崖宗?”温伦眉头紧皱,忍不住问道。

    “当年的事,既然已经过去,又何必再提。”苏珂却是非常冷漠,道:“现今你我各为其宗,已是对立。我现在以鬼崖宗弟子的身份,正式挑战你。你接受吗?”

    “我……”温伦一脸愕然,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但苏珂的强势,却是引得下方众人一片哗然。

    “这个叛徒,真是不要脸!大师兄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接受挑战?”

    “叛宗败类,会乘人之危!”

    “当初宗门不该放他离开,该直接处死他。”

    众人说着,但也没有办法。

    既然鬼崖宗安排苏珂在风离之后出场,足以证明,苏珂的实力要在风离之。

    “温伦,你我毕竟朋友一场,我不想亲手杀你,你还是下去吧,换个人来跟我战。”苏珂看着温伦,冷冷说道。

    “苏珂,你……”温伦脸色难看,他能从苏珂眼神之,看出后者对烽天命宗的怨恨。

    当年到底发生什么,让苏珂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不想多说什么,如果烽天命宗无人应战,那烽天选拔,到此为止吧。”苏珂目光冰冷,十分霸道。

    温伦脸色更加难看,除了他之外,烽天命宗还有谁能应战呢?

    下方烽天命宗众人同样脸色难堪,烽天命宗是真的无人了。

    “让我来吧。”在这个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随即一道银发身影冲天而起,如一柄利剑,降临在温伦的身边。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