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4章 他是烽皇-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394章 他是烽皇

    烽天命宗,刑峰大堂。品书手机端 m

    聂天神情肃杀,冷眉漠视堂众人。

    此时,他似乎已经陷入了绝境,前有沈云鹤,后有范重。

    沈云鹤和范重,都是烽天命宗的旗主,在如今宗门之,仅次于宗主冷霜无尘的存在。

    在风雨飘摇的烽天命宗,沈云鹤和范重不仅没有同心协力,甚至还有很深的积怨。

    当初,这两人都是有资格竞争宗主的,可惜最终还是败给了冷霜无尘。

    虽然两人现在都是旗主,但人人都知道,他们始终没有打消过做宗主的想法。

    沈云鹤和范重各为其主,大有另立山头之势。

    只是慑于冷霜无尘的强势,他们才一直蛰伏。

    而这一次,冷霜无尘要举行烽天选拔,沈云鹤和范重却是步调整齐划一了,全都极力反对。

    但最终,烽天选拔在冷霜无尘的大力支撑下,还是如期举行了。

    这件事,沈云鹤和范重心肯定有怨念,所以他们此时他们对聂天出手,也不足为了。

    至于堂的其他人,似乎没有出手制止的意思。

    “小子,受死吧!”此时,沈云鹤周身的雷云之力更为狂暴,低吼一声,直接出手,一掌拍出,雷霆之势强悍落下,压向聂天。

    聂天目光微微一沉,昊天剑凌空呼啸,剑意冲天。

    “嘭!”下一瞬间,一声闷响传出,聂天身影再次狂退,人尚在空,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等他堪堪稳住身形,一张脸已是惨白如纸,十分吓人。

    “嗯?”一掌落下,重创聂天,沈云鹤脸浮现不是笑意,反而是惊讶和不解。

    刚才一掌,他可是动用了自己的血脉之力,几乎是倾尽全力的一击,竟然没能杀掉聂天,让他如何不惊。

    他很怀疑,自己眼前站着的人,真的只有天劫九重修为吗?

    “这小子,简直逆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十分震惊。

    他们都是天武圣祖强者,岂能看不出刚才沈云鹤一掌的可怕。不要说寻常的天劫九重圣王,算是他们,正面承受这一掌,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但聂天,竟然也只是重伤,这是在太可怕了。

    难道说,聂天的实力已经不在他们之下了吗?

    “此子,绝不能留!”而在聂天背后,范重双目寒光闪烁,杀意沉沉。

    聂天表现出的实力越强,范重越是心慌。

    此时他打定了主意,如果沈云鹤不杀掉聂天,那他算不顾旗主身份,也要灭杀聂天。

    “聂天,你没事吧?”唐十三身影一动,来到聂天身边,沉沉问道。

    聂天擦去嘴角血迹,微微摇头,深吸一口气后,原本苍白的脸色,竟然缓和过来。

    “怎么可能?”沈云鹤眉头一皱,不由得惊疑一声。

    刚才聂天明明受伤很重,怎么可能在眨眼之间恢复过来?

    如此强悍的生命力和恢复力,算是那些命脉七道的命格天才,也无法做到。

    “九道命脉,果然强悍!”温伦知道聂天的身份,深深震撼于九道命脉的强大。

    不过他并不知道,聂天并不是九道命脉,而是拥有命格终极秘密,第十命脉。

    刚才的伤虽重,但对于拥有第十命脉的聂天来说,完全不致命。

    “这小子的命脉有诡异,他真的是烽天命宗的人!”范重此时也发现了不对,脸色不由得一变。

    他感知聂天的命脉,至少有七道,甚至更多。

    但他很怪,烽天命宗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名命格天才。

    难道说,聂天是冷霜无尘暗培养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冷霜无尘还留有暗手。

    范重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冷霜无尘为什么要顶着这么大的压力举行烽天选拔。

    “小子,既然你是冷霜无尘的人,那更留你不得了。”范重一念及此,眼杀意更重,甚至想直接出手了。

    而在此时,沈云鹤一步踏出,竟是又要出手了。

    “堂堂烽天命宗的旗主,没想到竟是个无耻之辈。”聂天一脸冰冷地看着沈云鹤,冷冷道:“我这个做烽皇的,都替你觉得丢人。”

    “小子,你……”沈云鹤杀意沉沉,却是突然明白过来,双瞳不由得一缩,骇然道:“你说什么?”

    “烽皇!”范重也一下反应过来,惊得怪叫一声。

    “烽皇,他说他是烽皇!”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即纷纷惊呼。

    聂天竟然自称烽皇,这让他们如何不惊讶!

    聂天一脸阴沉,目光扫过众人,道:“你们没想到吧,会以这种方式跟我这个烽皇见面。”

    “小子,你说你是烽皇,有什么证据?”沈云鹤稍稍冷静,前一步,冷喝一声。

    他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武者,会是烽天命宗的烽皇。

    “臭小子,假冒烽天命宗的弟子也算了,你敢假冒烽皇,本旗主现在可以杀了你。”范重同样逼前来,杀意沉沉。

    其他人也在看着聂天,显然是不太相信。

    “这个够吗?”聂天冷笑一声,心念一动,额间烽皇印记显现出来。

    顿时,范重等人的额头之,被烽皇印记引动,也跟着显现出来。

    “他能引动我们的烽皇印记,他真的是烽皇!”有人反应过来,立即惊叫一声。

    “你,你真的是烽皇。”沈云鹤双瞳一缩,呆愣当场,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散去,活像一只淋了毛的公鸡。

    他做梦都想不到,聂天竟然会是烽皇!

    而他,刚刚差一点杀了烽皇。

    “范旗主,你现在有什么话说?还想杀我吗?”聂天嘴角扯动一抹冰冷寒意,转身看向范重,阴翳笑道。

    “我……”范重目光剧烈一颤,一时愕然,说不出话来。

    “说不出话了吗?”聂天冷笑一声,沉沉道:“范旗主,有些事,本皇还没想清楚,需要你给本皇一个解释。”

    “烽皇大人,我……”范重脸色极其难看,嘴角抽搐着,却不知该怎么说。

    “呵呵。”聂天再次一笑,道:“范旗主,本皇想知道,你想杀我,是不是因为,我打退了鬼崖宗,扰乱了你的什么计划呢?”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