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6章 鬼崖野心-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06章 鬼崖野心

    温祥说出四长老三个字,一张脸变得更为阴沉,双瞳止不住颤抖着,任谁都能看出他内心的惊涛骇浪。品书手机端 m

    如果温成蛟临死之前写下的“四”字,真的代表温家四长老,这无疑说明,温家高层已经被敌人攻陷了。

    “二叔,四长老他可是……”温伦愣在原地许久,终于反应过来,沉沉开口,但下面的话,却是怎么也没有说出来。

    “我们去长老会!”温祥沉默许久,转身要直接去长老会,甚至都不想听温伦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了。

    “温家主,兹事体大,不可冲动。”但在此时,聂天却是站了出来,将温祥拦了下来。

    温祥眉头一皱,看向聂天,看后者要说什么。

    “我明白温家主此时的心情,但事情尚未查明,切不可冒然行动。”聂天顿了一下,说道:“我认为,温家可能不止一个内鬼。温候前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消失,绝非一人可以完成。目前我们要搞清楚的,首先是温成蛟的死。”

    说着,聂天看向温伦,后者会意,说道:“刚才我和成蛟爷爷一起离开,但刚到半路,他突然向我出手,幸好我反应够快,所以才没有让他得手。我一反应过来,叫你们了。”

    “他向你出手之前,你没有任何察觉吗?”聂天眉头皱起,毕竟温伦是拥有七道命脉的武者,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远非一般人可,应该能察觉到什么。

    “我当时没有注意,心里又急,所以没有察觉。”温伦摇了摇头,一脸自责。

    聂天眉头紧皱着,大脑快速运转,陷入沉沉思考之。

    他到此时仍然无法确定,温成蛟是否已经叛变。

    如果温成蛟没有叛变,那他体内的咒印从何而来?

    如果他已经叛变,为什么要提前暴露自己?

    温候失踪,温成蛟虽然被怀疑,但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依旧是安全的。

    而且他完全可以出了秘地之后,随便找个借口离开,完全没必要向温伦出手。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聂天心乱如麻。

    “烽皇大人,属下觉得,这一切都是鬼崖宗所为。”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范重开口了,让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你知道些什么?”聂天目光一颤,直接问道。

    很明显,范重知道内情。

    “事到如今,属下便不再隐瞒了。”范重深吸一口气,说道:“之前属下曾和鬼崖宗做过一笔交易。鬼崖宗想借这次烽天选拔的机会,一举收服烽天命宗。”

    “之前鬼崖宗的人带着弟子前来挑衅,只是为了试探一下烽天命宗的实力。鬼崖宗打算在烽天选拔之时,与我里应外合,拿下烽天命宗。”

    “烽天命宗之后作为鬼崖宗的一个分宗,由我担任宗主,不再有烽皇。而且烽天命宗一半的峰门,都要交给鬼崖宗。”

    聂天眉头微微皱了皱,脸色很不好看。

    其实之前他已经猜出了范重和鬼崖宗的交易,但他没有想到,鬼崖宗给范重开的条件竟然这么苛刻,不仅要烽天命宗归附,甚至要直接要走烽天命宗一半的峰门。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条件,范重居然还答应了。

    众人的脸色也都很难看,神情古怪地看着范重。

    范重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他已经跟随聂天,之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温伦则是震撼不已,他没有想到,一个烽天选拔竟然让鬼崖宗起了这样的阴谋。

    如果没有聂天的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无形之,聂天为烽天命宗解决了一个隐藏的灭宗危机。

    “我与鬼崖宗交易之时,有一个代号,十一。”范重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在聂天的身,说道:“与我接触的那个人,一直没有显露真正的面目,但他的代号,是四,我称他为四先生。”

    “四!”聂天等人听到这个字,脸色齐刷刷地一变。

    很明显,范重的意思是,温成蛟临死之前写的这个四,是他所接触的四先生。

    “范旗主,你是说,温成蛟写下的四,跟与你接触的四先生,是同一个人?”温祥忍不住开口了,沉沉问道。

    “嗯。”范重沉沉点头,说道:“我曾和四先生交过手,知道此人善用咒印,而且实力诡异,是一个非常难缠的角色。”

    温祥听到范重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

    如果温成蛟写的四,真的是范重口之人,这无疑说明,温成蛟是知道此人身份的。

    那么,温成蛟也必然和之前的范重一样,已经叛变了!

    温成蛟叛变,这对温家意味着什么,温祥任何人都清楚!

    他曾意味,温成蛟是温家最忠心的人,甚至没有之一。

    如今,连这个最忠心的人都叛变了,那温家还有多少已经叛变的人,真是无法想象。

    一念及此,温祥脸色一变,身躯竟是微微颤抖了几下,差点摔倒。

    “二叔!”温伦见状,赶紧前扶住温祥。

    聂天眉头皱起,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绝非只是一宗或是一族的简单事情了。

    鬼崖宗的暗动作实在太大了,竟是要直接吞并烽天命宗和温家。

    “范重,如果你再次见到这个四先生,可能认出他来?”许久的沉默之后,聂天看向范重问道。

    “应该可以。”范重目光微凝,不太确定地说道。

    他对四先生并不了解,只是见过几次面,交了一次手而已。

    按说以他的实力,寻常的武者,只要见过一次面,能记住其气息。

    但四先生显然不能以常人推之,尤其此人擅长咒印,掩盖气息对他来说自然不是难事。

    “温家主,我们这去长老会,劳烦你将温家所有长老全都喊来。”聂天微微点头,接着看向温祥说道。

    温祥点了点头,随即明白了聂天的意思,诧异道:“烽皇大人,你怀疑这个四先生是温家的人?”

    很明显,聂天让温祥把所有温家长老都喊来,是要让范重看看,能否从其找出四先生。

    “有这个可能。”聂天沉沉点头,目光之涌动着一股异样的光芒!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