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0章 进退两难-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60章 进退两难

    魔夜淡淡说出自己的身份,脸带着玩味的浅笑,颇有意味地看着冷霜无尘。品书

    冷霜无尘听到魂宗二字,脸色明显变了,但却是一闪而逝,反而给人一种很平静的感觉。

    聂天和古陵无等人都有些意外,没想到冷霜无尘的反应这么平淡。

    “冷宗主这么平静,倒是有些让人意外了。”魔夜目光微沉,同样感到意外。

    “魂宗烽皇,为什么来命宗?”冷霜无尘却是一脸冷漠,好似魂宗与命宗没有半点关系。

    众人脸色不由得一变,看冷霜无尘的意思,似乎要把魔夜赶走。

    若是这样,那岂不是烽天选拔还没开始,命宗和魂宗先要内战了?

    魔夜眉头皱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冷霜无尘会这么说,但他神情依旧平淡,说道“魂宗和命宗,同出一脉,本是一宗。烽天山脉是烽天宗的,而不是烽天命宗的。我身为魂宗烽皇,说是烽天山脉的主人也不为过,为什么不能来?”

    “自魂宗离开烽天山脉那一刻起,便与烽天宗和烽天山脉再无半点关系。”冷霜无尘目光一沉,冷冷道“现在的你,对于烽天宗和烽天命宗来说,最多是一名客人。”

    “客人?”魔夜笑了一声,随即将目光转向聂天,说道“那你问问他,我是客人还是主人?”

    冷霜无尘神色一沉,也将目光转向聂天。

    魔夜容貌和聂天极为相似,两人关系显然非同寻常?

    “冷宗主,魂宗烽皇此次回归,有意促成烽天宗的统一。”聂天脸色微微有些难堪,不过在场也没有外人,便不避讳地说道“我觉得,这不失为一件好事。”

    他的话一落下,立即引得场众人激烈议论。

    “魂宗烽皇突然来到,原来是为了两宗归一统的事情,这的确是好事啊。”

    “烽天命宗势衰已久,若是能和魂宗统一,回归以前的烽天宗,对宗门来说,确是一大喜事啊。”

    “不过这位魂宗烽皇气势不弱,显然不是俯首称下的主儿。我看他,多半是来争权的吧。”

    “是啊,这家伙跟我们的烽皇,长得还挺像的,该不会是烽皇大人的兄弟吧?”

    大堂都是烽天命宗的高层,你一言我一语,倒没太大避讳。

    冷霜无尘脸色低沉,似在思考,片刻之后才说道“魂宗回归,命宗自是欢迎,但若想染指烽天宗正统,我命宗绝不同意!”

    聂天嘴角扯动,冷霜无尘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

    他想和魔夜平等竞争,但冷霜无尘显然不会同意。

    冷霜无尘在烽天命宗苦心经营多年,早已将烽天山脉视为烽天命宗的传承之地,又怎么可能将之拱手奉让他人?

    “正统?”魔夜听到这两个字,不由得冷笑一声,道“看来在冷宗主眼,命宗是烽天宗正统,代表整个烽天宗,对吗?”

    “难道不是吗?”冷霜无尘同样冷笑,直接斥道“当初魂宗离开烽天山脉,导致烽天宗分裂,也导致烽天宗衰落。你们,是烽天宗的罪人,甚至说是叛宗者,也不为过!”

    魔夜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漠然道“冷宗主真是好口才。但本皇请问你,将烽天宗衰落的责任推给魂宗,你自己信吗?魂宗当初离开,难道不是你们命宗逼迫吗?”

    冷霜无尘冷冷道“无用的口舌之争,并不意义。本宗敬你是魂宗烽皇,可以放你自由离开。只要魂宗之人,永不踏足烽天山脉,命宗可以当魂宗从未出现过。”

    “是吗?”魔夜冷笑,道“这么说,本皇还要谢谢冷宗主的大恩大德喽?”

    冷霜无尘一脸冰冷,直接对下首的沈云鹤道“沈宗主,送客!”

    沈云鹤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直接站起,气势汹汹道“魂宗烽皇,请吧。”

    聂天感受到沈云鹤的气势,脸色顿时更为难堪。

    很明显,此时形势,若是魔夜不离开,沈云鹤要直接出手了。

    沈云鹤身为烽天命宗四大旗主之一,实力当然很强。

    但聂天与沈云鹤交过手,知道后者实力,跟鬼崖宗长老们差不过。

    而魔夜,可是只手之间将鬼崖宗副宗主炼制成魂格傀儡的人。

    如果沈云鹤出手,恐怕吃亏的是他自己。

    冷霜无尘和沈云鹤等人,显然不知道魔夜的实力,否则也不会如此强势相逼。

    “若是我不走呢?”此时,魔夜的眼神变了,一双眸子如深渊一般,释放出异样的黑暗,竟是流露出令人胆寒的气息。

    这一刻,似乎魔夜全身的气息都变了,纵然近在咫尺,都无法看清楚他的脸。

    “这,这是什么力量?”众人感觉到不对劲,神情纷纷变了,有人怪叫道。

    “好小子,看来本旗主小看你了!”沈云鹤面色一沉,却是丝毫不惧,低喝一声,全身气势暴涨,竟是要出手了。

    “住手!”但在此时,聂天突然大喝一声,然后身影一动,挡在了魔夜和沈云鹤之间。

    沈云鹤见是聂天,虽然很是不甘,但还是收起了气势。

    他已经见识到聂天的厉害,不想再次得罪这位年轻的新烽皇。

    魔夜看了聂天一眼,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恢复了正常。

    “臭小子,算你走运!”沈云鹤看着魔夜,冷笑一声。

    在他看来,如果刚才聂天不阻止,魔夜已经是他的掌心亡魂了。

    魔夜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将目光锁定在聂天身,冷冷道“聂天,这次看在你的面子算了。魂宗的长老们,三天后到,在他们来之前,你最好处理好命宗的事。”

    聂天眉头皱起,进退两难。

    “这些是净魂丹,让唐十三每天服下一枚,足够他撑过去了。”魔夜却是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扔过来一**丹药,然后说道“我先走了。”

    说完,他身影一纵,如一道鬼魅,瞬间消失踪影。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聂天的身,气氛十分怪异。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