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0章 愧疚之心-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70章 愧疚之心

    聂天最终决定,还是让金二狗拜魔夜为师。≦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

    当即,金二狗向魔夜磕头三拜,完成拜师之礼。

    其他人在一旁看得心动不已,一个个羡慕地看着金二狗。

    同时拜在两位烽皇的门下,金二狗未来可期,甚至以后继承烽皇之位,也是有很大可能的。

    接着,聂天和魔夜认识了一下其他武者,说了一些勉励的话,便让沈云鹤将他们带下去安置了。

    烽天选拔第一天,顺利结束。

    聂天离开观亭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入夜之后,聂天想了一下,准备去找金二狗一趟,问一下后者的情况,同时他也想知道,金大宝夫妇怎么样了。

    但他还没出门,便看到门外出现一道身影,正是金二狗。

    “二狗,你进来吧。”不等金二狗说话,聂天直接朗声道。

    金二狗推门而入,进入房间,神情有些紧张,不知是拘束还是怎样。

    “二狗,你什么时候离开天刑城,来圣界多久了?”聂天淡淡一笑,问道。

    金二狗当下把自己离开天刑城,千辛万难来到圣界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金二狗在只有七八岁的时候,便在未经金大宝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离开天刑城出外历练。

    之后,在一个机缘巧合下,金二狗跟着一群人来到了圣界,然后便一直想方设法寻找聂天。

    只是诸天圣界实在太大了,想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所以金二狗找了四五年都没能找到聂天。

    这一次,金二狗也是在无意听说烽天选拔的事情,完全抱着碰运气的态度,谁知竟然真的见到聂天了。

    不过他之前以为,聂天算会出现,也一定是以参加选拔者的身份出现,万万没想到,后者竟然是烽天宗的烽皇。

    “二狗,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聂天看着金二狗,不由得心生感慨。

    难以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在这个残酷的武道世界闯荡,会面临多大的凶险。

    聂天甚至觉得,金二狗能活到现在,简直是迹。

    “也没有吃太多苦,我平时都是收敛气息,他们都把我当成普通人,而且我也遇到不少好人,好几次我能活下来,都是靠他们呢。”没想到金二狗倒是满不在乎,嘿嘿笑道。

    聂天见金二狗心性甚好,欣慰点头。

    的确,金二狗收敛气息之后,跟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

    除了魔夜那种变态,恐怕很少有人能看出金二狗的真正实力。

    连聂天,到现在都没看出金二狗的真实修为。

    “二狗,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聂天不由得好,淡淡一笑问道。

    金二狗的年纪,应该还不足二十,所以聂天猜测,后者应该在神境期左右。

    想当初,聂天在重生之前,二十岁已经是天帝之境。

    但金二狗所处的世界更为高等,所以此时修为更高也不怪。

    武者修炼,除了自身天赋之外,外界条件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方面。

    尤其是所处世界位面,直接决定了武者的限。

    像一名身处位面世界的武者,即便再天才,也只能达到天帝巅峰。

    而域界武者,只要天赋不是太差,很容易能达到神境。

    至于圣界武者,轻轻松松能跨入圣境。

    而像聂天这种从最底层世界爬来的人,则是要经历基础九境,神境,神境与圣境的过渡境界,最终才能成圣境。

    一出生在圣界的武者,基本都在年幼时期完成基础九境,之后的神境也会快速通过,神境与圣境的过渡境界,则是根本没有,神境巅峰之后,即能迈入圣境。

    金二狗在域界出生,虽然不得圣界武者,但天赋卓佳,所以二十岁左右达到神境期,应该很正常。

    “老师,我现在是天韵九重境界。”金二狗看着聂天,笑着说道。

    “什么?”聂天却是双目一颤,惊讶不已。

    “天韵九重圣徒。”金二狗又说了一遍。

    聂天一脸愕然,愣住半天。

    一名不足二十岁,出生在域界的武者,竟然有天韵九重修为,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即便是聂天这种见过无数逆天武者的人,此时也被震惊了。

    如此天赋,恐怕算是伏天者祝希夷,或是少年人皇林凡,也未必得了吧。

    “老师,你没事吧?”金二狗见聂天这副反应,不禁笑着问道。

    “啊,没事。”聂天反应过来,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追问道“二狗,你现在多大?”

    “再过几天十九了。”金二狗嘿嘿一笑,自信满满地说道“我有信心,一定能在二十岁之前突破天韵境。”

    天韵境是凡圣三境第一境,天韵九重到天谕,算是一个很大的**颈。

    金二狗要用一年时间突破这个**颈,可见其信心和毅力。

    “很好,大宝要是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一定会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自豪。”聂天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淡淡笑道。

    “唉,小时候不懂事,离开家的时候,我妈和胖子都不知道,可能他们都以为,我这个儿子死在外面了呢。”金二狗却是叹息一声,看得出来心里有些愧疚。

    “等这次烽天选拔结束,你回天刑城一趟吧,让他们知道你没事,也好放心。”聂天拍了拍金二狗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面对这个晚辈,聂天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眨眼之间,他来圣界已经十几年了,却还没能见到墨如曦和孩子。

    念念及此,心里不禁愧疚万分。

    “老师,我有件事要求你帮忙。”这个时候,金二狗突然有些不安起来,紧张说道。

    “你我师徒伯侄,不用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吧。”聂天笑了一声,示意金二狗直说。

    金二狗沉沉点头,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金二狗在来烽天宗的路,在一处山巅洞穴之,遇到了一名受伤武者,一时心软便带了过来。

    但是现在,那名武者性命垂危,金二狗没有办法,只能带过来了。

    “他人呢?”聂天微微点头,虽然他不精医术,但他有第十命脉,只要那人还有一口气,他能救活。

    “在这。”金二狗手掌摊开,掌心闪出一层淡淡光晕,一股时空气息释放而出,一道身影随即出现。

    “君剑刑!”聂天看到眼前之人,脸色大变,惊讶地喊出后者的名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