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9章 鬼魅女子-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79章 鬼魅女子

    聂天刚刚来到深渊之底,突然感觉到一股雄浑狂暴的气息逼近,不由得紧张起来。品书手机端 m

    这股气息速度极快,带着凌厉狂暴之势,直袭聂天而来。

    聂天深吸一口气,严阵以待。

    “轰!”眨眼之间,聂天感觉到气息已经无限逼近,顿时周身剑意庞然释放,凝成一面剑意护盾,牢牢护住周身。

    他不知道来者是什么人,这种方法是最保守也是最安全的。

    “唰!”在此时,一道黑芒破空袭来,迅猛凌厉至极,倏然而降,却是被剑盾挡下,但同时也将聂天逼得后退数米。

    “好凌厉的气息!”聂天稳住身形,眉头皱起,脸色为之一沉。

    幸亏他及时开启剑盾,否则被这道黑芒击,必然受伤。

    “哼哼哼哼。”随即,幽暗的深渊虚空之,阴厉的笑声响起,极为刺耳,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寒,森森道“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还有些实力,那好好陪姐姐玩玩吧。”

    聂天眉头紧皱,看不到四周有任何人影,只得感知着周围的气息波动,希望能锁定来人的方位。

    “小家伙,不要徒费心力了,你这点感知能力,是找不出姐姐我的。”来人似乎看穿一切,阴厉笑道。

    “是吗?”聂天冷笑回应,心却是极为紧张。

    来人似乎是女人,但声音却是尖锐得很,倒像是一个男人刻意捏着喉咙说话。

    “小家伙,在姐姐面前还能这么淡定,看来你不是普通人啊。”阴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四周空气突然被一股寒气笼罩,整片天地透着彻骨之意。

    聂天总有剑盾保护,但依旧感觉到渗入骨髓的寒气,让他眉头皱得更紧。

    四周寒气跟之前他在山洞感受的寒气气息相近,但更为凌冽恐怖。

    若是初入圣境的武者,恐怕会被寒气直接冻成冰渣。

    “你到底是什么人?”聂天冷静下来,沉沉问道。

    “怎么,小家伙你来到这里,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阴厉的声音笑了起来,似在嘲笑聂天的无知。

    “这是什么地方?”聂天脸色不由得一僵,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

    虽然这个潜伏的家伙非常难缠,但聂天并未在对方身感受到杀意,似乎对方并不想杀他。

    “呵呵,姐姐我守在这里几十万年,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愣头青呢。”虚空的声音竟而柔和了不少,说道“也罢,姐姐我看你不像是歹人,大发慈悲一次,饶你一命吧。你现在走,姐姐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聂天听对方软了许多,不由得一笑,说道“前辈,我来这里只是个意外。只因我的一位朋友,在这深渊方的一个山洞被发现,身受重伤,所以我才来查看一番。”

    “所以你是循着山洞找到这里的?”那声音似乎有些怪,笑了一声问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说道“我朋友体内有数道诡异冷厉的剑气,气息跟这里的寒气极为相似。晚辈斗胆相问,前辈这里可有剑意冷厉的剑者?”

    君剑刑体内的冷厉剑气,跟山洞和深渊里的寒气很相似。

    所以聂天猜测,或许那个伤君剑刑的人,是这深渊的人,甚至有可能是这名与他对话的女人。

    “冷厉剑气?”虚空之传出疑惑的声音,随即一片幽暗之,一道矮小的身影出现,如鬼魅一般漂浮着,极为怪异。

    聂天目光一颤,紧紧盯着眼前的身影,虽然后者距离他只有数十米,但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后者的面孔。

    不过从身形判断,这是一名极为矮小的女子,大约常人要矮了一头左右。

    “那剑气存在于你朋友的体内,无法逼出,对吗?”沉吟了一下,鬼魅身影沉沉问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看来对方知道这名冷厉剑者。

    鬼魅身影沉默了一会儿,才喃喃道“难道老三离开深渊了?”

    聂天在一旁看着,不敢随意搭话。

    “小家伙,带我去面的山洞。”片刻之后,鬼魅身影沉沉开口,然后身影走了过来,身形变得清晰很多。

    这个时候,聂天才看清楚对方的装扮。

    从身形看,这是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但她脸戴着一个诡异面具,并没有露出真容。

    最诡异的是,她的身躯之外,涌动着一层淡淡的冰晶,虽然看去很薄,但却给人一种不敢近身的威慑。

    聂天没想到对方竟然想去面,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他本想在这深渊查看一番,但有这鬼魅女子在,显然不太可能了。

    两人一前一后,向着深渊方而去。

    聂天感觉到,先前的那股牵引力,竟然消失了,看来是鬼魅女子使用了某种术法,抵消了牵引力。

    片刻之后,聂天和鬼魅女子来到深渊方,然后沿着通道来到山洞里。

    “二狗!”回到山洞,聂天看到不远处躺着一个人,竟被冻成了冰坨,正是金二狗。

    聂天立即前,将金二狗扶了起来,以星辰之力强行逼出后者体内的寒气。

    “老师。”片刻之后,金二狗幽幽醒转过来,看到聂天,激动不已。

    原来聂天进入深渊之后,金二狗非常担心,又得不到回应,便尝试进入山洞,没想到承受不住山洞寒气,竟被冻成了冰坨。

    幸亏聂天回来得及时,若是再晚一些,金二狗怕是会有性命之危。

    “小子,你刚才使用的力量不简单啊,竟能逼出深渊寒气。”鬼魅女子看着聂天,颇为赞叹地说道。

    聂天只是笑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接着,金二狗带着聂天和鬼魅女子来到他当初救君剑刑的地方。

    聂天看着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禁有些失望。

    但鬼魅女子却是查看一番之后,目光变得低沉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

    “前辈,你发现什么了吗?”聂天见状,忍不住问道。

    “老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鬼魅女子却好似没有听到聂天的话一般,自言自语地说道。

    聂天目光一颤,看鬼魅女子的反应,应该是其口老三,打伤了君剑刑。

    “我们深渊一脉,避世已久,何苦又要卷入外界漩涡呢?”片刻之后,鬼魅女子叹息一声,似是非常无奈。

    “深渊一脉?”聂天听到这几个字,脸色不由得一变,惊讶不已。

    难道眼前这鬼魅女子,是鬼族深渊一脉的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