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2章 冰邪鬼少-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82章 冰邪鬼少

    聂天听到冰姬的话,不由得一愣。品书

    看来冰姬极力不想深渊鬼族入世,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提议。

    对于冰姬所说,聂天求之不得。

    深渊杀手屠杀烽天宗一事,确实激怒了烽天高层众人,但以烽天宗的实力,即便查清楚一切,也不太会以整个深渊鬼族为敌。

    而且烽天选拔已经开始,烽天宗要面临的事情太多,根本无暇顾及深渊鬼族。

    若是冰姬能处理深渊杀手一事,简直是帮了烽天宗的大忙。

    “可以。”没怎么犹豫,聂天欣然应允。

    “一言为定。”冰姬淡淡一笑,说道“姐姐我还有点事情,过两天再回来。”

    话音未落,她身影在空一跃,竟是如一道流光般消失。

    “此女性情捉摸不定,她的话未可深信。”青望着冰姬身影消失的方向,担忧道。

    聂天淡淡一笑,未置可否。

    他倒是觉得,冰姬虽然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但未必不值得信任。

    至少目前为止,冰姬做的事情都是对烽天宗有利的。

    接着,聂天让青安排好金二狗,然后便去查看了一下君剑刑的情况。

    体内剑气被导出之后,君剑刑好转了很多,至少身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

    不过君剑刑依旧没有醒来,聂天观察其气息,恐怕还要一两天后才能醒来。

    “君剑刑身的伤是穆召琨留下,他的星魂是不是也被此人夺了?”聂天看着昏迷的君剑刑,心暗自揣测。

    君剑刑出现在万古深渊入口处,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深渊杀手屠杀烽天宗未入门的弟子,穆召琨重伤君剑刑,这其有没有关联呢?

    隐隐之,聂天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慢慢浮出台面。

    但是现在,聂天没有精力关心调查这些,目前最重要的,还是烽天选拔。

    接下来的两天,聂天的大部分精力都集在自身修炼。

    他刚刚突破天觉境,境界还不稳定,武体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期。

    两天之后,烽天选拔虽然暂停了一天,但第二天还是正常进行了。

    第二天的烽天之路,又有一万多名武者通过。

    这一次,聂天特意嘱咐,让沈云鹤亲自安排这一万多人,并派宗门之人日夜二十四小时巡守保护。

    入夜后,聂天走出房间,悄然来到百泉峰。

    纵然沈云鹤已经安排妥当一切,但聂天仍旧不放心,所以决定亲自来看看。

    他觉得,第一次来暗杀的深渊杀手,有可能只是第一波,此时烽天宗之,极有可能暗伏着很多伺机而作深渊杀手。

    在百泉峰四周以及附近的几个峰门查看一番后,聂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那些杀手暂时收手了。”聂天心暗暗想着,深渊杀手频繁暗杀的可能性不大。

    “嗯?”但在这个时候,聂天目光猛然一颤,看到前方不远处,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一闪而逝。

    他马跟了过去,循着黑影的踪迹,来到百泉峰峰门外。

    但是四下却是一片死寂,没有半个人影。

    “那人身法诡异,善于隐藏身形,会是深渊鬼族的杀手吗?”聂天神识展开,感知四周,不敢有丝毫大意。

    “烽皇大人,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时候,沈云鹤带着人出现了,见聂天神色不对,紧张问道。

    “没什么。”聂天淡淡一笑,没把刚才黑影的事情说出来。

    那道黑影到底是什么人还不清楚,连聂天都无法确定这人踪迹,告诉沈云鹤等人,并无好处,甚至还有可能造成恐慌。

    “烽皇大人放心吧,属下在这附近都安排了护卫,一旦有任何异动,属下会第一时间通知烽皇大人的。”沈云鹤放心不少,一脸自信地说道。

    “嗯。”聂天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聂天还是不甘心,四处搜寻那道黑影。

    他在四周五六个峰门搜寻了几遍,却还是没能找到那神秘黑影。

    无奈之下,聂天只得放弃。

    但他又不放心,向着是否要去找魔夜,后者感知能力很强,或许能找出那黑影。

    “你是在找我吗?”在聂天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暗哑的声音突然自背后传来,顿时让他有一种凉意袭身之感。

    猛然转身,聂天看到身后站着一名黑衣男子,正在一脸玩味地盯着他。

    “你是什么人?”聂天目光一沉,冷冷开口。

    他此时与对方相距不足十米,但刚才竟然毫无察觉。

    这人竟能在他完全不察的情况下,接近他十米之内,身法气息之诡异,实属罕见。

    而且即便是面对面,聂天也感知不出后者身的气息。

    “不要紧张,我不是杀手。”黑衣男子淡淡一笑,说道“姑姑说你很厉害,这么一看,你也不过如此。”

    “姑姑?”聂天目光一凝,问道“你姑姑是谁?”

    “冰姬。”黑衣男子笑了一声,说道“姑姑暂时有事,让我来帮你们。”

    “是冰姬前辈让你来的?”聂天愣了一下,有些惊讶。

    “你以为呢。”黑衣男子再次一笑,似是有些轻蔑,说道“凭你们烽天宗的防守,对深渊杀手来说,根本是形同虚设。我建议你,把那些巡守的人都撤了,由我冰邪鬼少一人够了。”

    “是吗?”聂天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他虽然看不清冰邪鬼少的面孔,但能感觉出来,后者非常年轻,所以有些轻狂,也属正常。

    “真是搞不明白,姑姑为什么要帮你们?”冰邪鬼少看着聂天,更为轻蔑,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总算能走出那可恶的深渊了。”

    “这么说,你是刚刚从万古深渊出来?”聂天目光一颤,颇有兴致地问道。

    “嗯。”冰邪鬼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说道“我以为外面的武者,都很强大呢,没想到你们一个一个弱。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姑姑一直反对深渊鬼族入世。”

    聂天不由得苦笑,看来这位冰邪鬼少不仅很狂,而且很叛逆。

    “嗯?”在这个时候,冰邪鬼少脸色突然一变,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惊讶一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