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1章 枪意剑意-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91章 枪意剑意

    聂天见紫衣女子竟然使用了血脉之力,不由得眉头皱起,脸色低沉下来。品书手机端 m

    他本不想理会紫衣女子,但后者如此相逼,他不得不给后者一点教训了。

    “杀!”这个时候,紫衣女子娇喝一声,一剑落下,剑影凌冽透杀,虚空都好似要被冰冻一般,压向聂天。

    “不知进退!”面对紫衣女子倾尽全力的血脉一击,聂天冷冷低喝一声,周身剑气勃然爆发,顿时惊涛骇浪之势席卷一切。

    “轰!”一瞬之间,狂暴剑意摧枯拉朽,直接将虚空之的剑影冲得粉碎,同时将紫衣女子逼得连连倒退。

    紫衣女子实力不弱,已经达到天觉一重境界,再加血脉之力加成,足以对抗一般的低阶天武圣祖了。

    可惜的是,她遇到的是更为变态的聂天!

    “你……噗!”紫衣女子狂退数百米,这才堪堪稳住身形,刚想说话却是身躯一颤,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你太弱了,不值得我出剑。”聂天丝毫不给紫衣女子留面子,冷冷说道。

    紫衣女子既然是冰都之主的千金,身份自是尊贵无,想来是骄纵惯了,以为每个人都要让着她呢。

    “你……”紫衣女子被聂天一激,顿时气血涌,刚想说话,却又是差点一口鲜血喷出。

    正如聂天所想,她贵为冰都公主,平日里任谁见了她,不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宠着护着。

    今天在聂天面前,她却被如此看低,让她如何能忍?

    “阁下年纪不大,口气倒是大的很。”在这个时候,一道冷笑传来,随即一股狂杀之气袭来,如下山猛虎,直扑聂天。

    聂天感觉到恐怖的压迫之势,脸色陡然一变,身影迅速后退,同时一道剑气凌厉而出,挡下杀势。

    聂天稳住身形,看到一名白衣青年气势而降,如山岳一般,立在紫衣女子身边。

    “伯异哥哥。”紫衣女子看到白衣青年,顿时欣喜无地叫道。

    “颖儿,你先退下。”白衣青年温和一笑,示意冰颖儿退到一旁。

    “嗯。”冰颖儿顺从地点了点小脑袋,扬起头看着聂天,一副傲娇姿态,似乎在说,臭小子你死定了。

    聂天看着白衣青年,嘴角不由得扯动两下。

    这白衣青年看去冰颖儿大年纪相仿,但气势却是强了太多,显然是一名绝世天才。

    “朋友,你非深渊鬼族之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名为伯异的白衣青年,一脸冷沉地看着聂天,冷声问道。

    “我已经跟这位紫衣姑娘说过了,不想说第二遍。”聂天嘴角微动,似要刻意激怒伯异。

    “伯异哥哥,他们是潜伏进来的,想要图谋不轨。”冰颖儿盯着聂天,大声喊道。

    伯异眉头皱起,脸肃杀之意浓烈很多。

    “出手吧。”聂天看出伯异是稳重之人,不由得淡淡一笑,再次激道。

    他看出此人实力非同一般,是要逼对方出手。

    “如你所愿!”伯异毕竟年轻,算再稳重,被聂天这么一激也不禁怒了,低喝一声,一步踏出,可怕的气势释放而出,竟是极为雄浑恐怖的枪意。

    聂天见状,不禁嘴角露出笑意。

    原来这伯异竟是一名枪者,怪不得气势如此雄霸。

    “纵横八荒!”随即,伯异冷喝一声,一掌横拍,威势震天,狂压聂天。

    他并没有亮枪,显然也是一名极其自负的人。

    “来得好!”聂天淡淡一笑,周身剑意轰然而动,剑斩八荒而出。

    “轰!”两股力量对撞在一起,虚空猛然一震,几乎崩裂。

    聂天身躯微微一震,竟是被逼的后退一步。

    反观伯异,竟如老树盘根,纹丝未动。

    “阁下是剑者,却与我拼雄浑,是否也小瞧人了?”伯异对拼稍胜一筹,却是丝毫不见喜色,反而冷冷说道。

    刀者,枪者,剑者!

    所谓刀走雄浑,剑走凌厉。

    而枪,则是兼具雄浑和凌厉,刀凌厉,剑雄浑,或者说,雄浑弱于刀,凌厉弱于剑。

    聂天丝毫不避,直接与伯异硬拼,显然是无视剑意和枪意之别。

    在伯异看来,聂天分明是看不起他。

    “我虽是剑者,但剑意却寻常刀者的刀意更雄浑,你能凭枪意,在雄浑胜我一筹,实在不简单。”聂天却是淡淡一笑,十分诚恳地说道。

    但他的话落在伯异耳,却是成了更深的蔑视。

    “是吗?”伯异脸色转冷,眼怒意狂升,同时周身枪意纵横如龙,在虚空之激荡起万丈之势。

    “这家伙好厉害!”在一旁观战的金二狗,感受到伯异的枪意,心不禁赞叹。

    虽然他很年轻,又不是枪者,但也能感觉到伯异的强大。

    “伯异哥哥竟然这么强!”冰颖儿也很诧异,情不自禁地说道。

    “很好。”聂天感受到伯异枪意暴涨,不仅不怒不怕,反而目光炽热地笑了起来。

    “狂妄!”伯异被聂天的笑彻底激怒,低吼一声,身影瞬间动了,如一柄长枪,直直地向着聂天狂压过来。

    聂天丝毫不惧,脚下狠狠一踏,身影似剑,硬拼伯异。

    “嘭!”枪剑对撞,竟如金石对击,爆发出炸裂之响。

    “轰隆!”随即,枪意和剑意在虚空之轰然爆发,冲击四面八方,如吞噬巨兽一般,横扫四野。

    下一瞬间,聂天和伯异身影同时后退,然后又几乎同时稳住。

    但不同的是,聂天后退百米之远,而伯异只退了数十米。

    毫无疑问,第二次对拼,伯异又赢了。

    但是伯异的脸,丝毫不见半点欣喜,反而是一脸怒意地盯着聂天。

    接连两次,直接枪意剑意对拼,他只是将聂天击退,这对他而言,是失败!

    一名剑者,若是在直接对拼的情况下,没有将其重创,对伯异来说,是耻辱。

    “再来!”伯异一脸冷杀,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正有此意。”聂天淡淡一笑,他要的是伯异动怒。

    因为他想看看,眼前这名枪者,到底有多强!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