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6章 联手破阵-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第4496章 联手破阵

    尹风伯异感觉到时空压力渐渐增强,忍不住要有动作,却被聂天及时拦下。品书

    聂天魔之眼开启,眼角血泪不断流出,但他却好似丝毫感觉不到一般,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虚空,仔细地观察着杀阵符纹的流转方向。

    他们身处杀阵之,大阵收缩带动时空压缩,直接将时空强度提升数十倍之多。

    如果不是有聂天以遮天图腾强行撑住塌缩的空间,金二狗和冰颖儿此时已是粉身碎骨了。

    聂天深知,接下来的一两分钟,将是他们的生死之劫。

    而他们,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一旦失手,粉身碎骨!

    “聂天,好了吗?”尹风伯异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眨眼之间,大阵空间又压缩了一半,时空压力之大,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急急吼道。

    聂天却是全然不理会尹风伯异,一双眼睛一直盯着眼前虚空,如陷入一种痴迷之境。

    “我,我们是不是,要死了?”冰颖儿毕竟年轻,又没有什么经历,面对这种生死之劫,不禁有些慌了,说话都在打颤。

    “颖儿姑娘放心,以老师的实力,一定能带我们出去!”倒是金二狗,非常镇定,而且对聂天非常有信心,重重说道。

    而此时此刻,聂天如同痴迷一般,全神贯注地盯着虚空,感受着每一道杀阵符纹的流转。

    越是生死,越要冷静!

    在无数次生死徘徊之,聂天练了远超常人的毅力和恒心。

    正是这份恒心毅力,让他无数次从死亡之崖完全折回。

    这一次,也不例外!

    “聂天!”尹风伯异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快要释放不出来,在这种时空强度下,几乎连运转元脉都变得困难,不禁再次喊道。

    聂天双目如痴,但是下一瞬间,却是闪烁出一抹精锐之芒。

    随即,聂天掌心之涌出一道火焰,炽烈气息,似能焚化一切,正是混沌之焰。

    “刺!”尹风伯异看到聂天手火焰,不由得一愣,接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聂天便手掌一翻,火焰之刃脱手而出,向着面前虚空一划,竟是硬生生地在杀阵之割出一道时空裂痕。

    “是现在!”聂天低吼一声,眼角出现神魔逆纹,昊天剑再出,体内剑意勃然而发,紧随火焰之刃,轰然而出。

    “枪,裂天!”几乎同一时刻,尹风伯异的身影也动了,封魔枪枪锋直指,爆发出强悍邪能,加持在剑意之。

    “轰!”无匹力量落下,炸裂一声狂暴,直接将那道时空裂痕轰开,形成一个数米方圆的缺口。

    “走!”聂天低喝一声,大手一伸,直接将金二狗和冰颖儿推了出去,然后身影瞬动,和尹风伯异一起冲出杀阵。

    “砰!”在四人刚刚冲出杀阵的一刻,背后一声撕裂般的爆鸣响起,杀阵竟是压缩成一个时空点,瞬间消失了。

    “好险!”金二狗望向背后,一头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

    如果他们再晚一点点,要被杀阵直接碾碎了。

    聂天也是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的脸稍稍缓和。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两边脸颊有些黏黏,摸了一下,竟是从眼流出的滴滴血泪。

    “聂天,你没事吧?”尹风伯异冷静下来,有些惭愧地看着聂天。

    刚才他太冲动了,差一点坏了大事。

    以杀阵的强度,如果不是聂天强行撕开一道裂缝,根本不可能轰开缺口。

    尹风伯异虽然天赋卓绝,战力极强,但他一直生活在万古深渊之,平时的战斗也都是以切磋为主,几乎没有经历过生死之境。

    所以,面对刚才的境地,他的反应远不如聂天成熟。

    这个时候,尹风伯异才真正感受到,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凶险。

    “我没事。”聂天淡淡一笑,随手一扬,脸血迹直接消失。

    幸亏他有魔之眼,看出杀阵阵纹汇聚方向,找出阵法弱点所在。

    否则,即便是混沌之焰,也无法在那种强度的时空,切割出裂痕来。

    “嗯。”尹风伯异点了点头,心里却是震撼无,看向聂天的眼神,不经意间流露出敬畏之意。

    他没有想到,聂天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此。

    之前,他和聂天交手的时候,对拼三次,都占了优势。

    他当然知道,聂天以剑意与他对拼,实际是让他占了便宜。

    即便如此,他也是觉得,聂天的真正战力,应与他在伯仲之间。

    而他一旦拥有了封魔枪,便可以正面直接碾压聂天。

    但现在,他却不敢这么想了。

    刚才,他和聂天同时出手,但他的力量,明显要弱于聂天。

    聂天眼角出现的神魔逆纹,极为恐怖,直接将其力量提升数倍之多。

    以刚才聂天所显露的实力来看,尹风伯异自忖,恐怕自己只有在爆发血脉之力的时候,才有机会与前者一战。

    “尹风兄,这山谷应该安全了吧。”聂天并没有想太多,看向尹风伯异问道。

    尹风伯异仔细察看四周,点头示意众人已经安全了。

    “看来设阵之人对自己的杀阵非常有信心,断定我们一定会殒命于杀阵之,所以连后手都没有准备。”聂天笑了一声,便迈出而出,向着谷外走去。

    金二狗却是心有余悸,紧紧跟在聂天身后,不敢再有半点鲁莽。

    “尹风兄,你觉得之前出现在烽天宗的深渊杀手,会不会也是来自厉族?”走出山谷,在去烽天宗的路,聂天忍不住问道。

    既然山谷杀阵是深渊厉族之人布下,那么之前的深渊杀手,或许也是来自厉族。

    聂天很想知道,厉族和深渊一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厉族被流放到天逆之地。

    “有这种可能。”尹风伯异不敢说的太断然,只是点头回应一声。

    “若是这样,或许烽天宗屠杀的背后黑手,是深渊厉族。”聂天目光微沉,说道:“而鼓动深渊一脉入世的,也有可能是厉族的人。”

    “厉族在久远之前,被流放到万古深渊极深的天逆之地。”尹风伯异眉头皱起,疑惑道:“不要说他们离开万古深渊,算是想离开天逆之地,都很困难。”

    “如果刚才刚才杀阵和深渊杀手都是厉族之人,那他们是怎么走出万古深渊的?”

    本书来自